米趣小说网

第四章 曹家有请

小说:敲棺 作者:曹汉生 更新时间:2021-02-17 17:30
  700万最后一次叫价击穿了石头的底线,也彻底浇灭了我的希望,眼看着到手的东西被人横刀夺走,既失落也不干。
  小司马在一旁拍拍我,安慰道:“算了,这个价已经超出了估值。”
  我叹了口气,懊恼的回说:“也不知道楼上这主是谁,见过豪横的没见过这么豪横的,想不通这么抬价图什么。”
  攫欝攫。“图什么?还不是针对你。”小司马躺回藤椅,“连你们龙山阁的老对手都不认识了。”
  “啊?”我看诧异向小司马,他敲起腿,用下巴点了一下三楼的那个位置,说:“那个房间是赵家掌柜定的,这回你该知道他图什么了吧。”
  “赵金斗?怪不得,这孙子什么阴招都使得出,看来是诚心要恶心我。”我知道后气的牙根直痒痒,骂道:“仗着不干净路子赚的脏钱,没少撬龙山阁的门,好几个铺子的人都被他挖走了,这老帮菜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就是要强行吞我们的盘口。”
  “你以为他真是凭借那几个钱才走到今天的吗?”小司马单手撑着头,神色玩味看向我。
  “什么意思?他背后还有人?”我一惊,瞬间明白了小司马的意思。
  “你呀,好歹也算是龙山阁的东家,这方面也不多操操心,这行水有多深就不用我跟你耳提面命的了吧,如果只是豪,就敢扎进来,用不上多久就变成嚎了。远的不说,曹家在云南的玉石市场,你觉得是凭借着财力就撞的开的吗,别的行不去比,这一行,多少钱都填不满,一夜间,倾家荡产的海了去了。”
  小司马换了个姿势,继续说:“我估计你们龙山阁里真正应对这些棘手事的人,不会不了解,他肯定心知肚明,不告诉你大概是不想让你掺合进来。以龙山阁盘踞京都这么久,有钱就能撼动吗?随便找几个人搞点事情,拿几件西贝货做个局,有多少钱那不都要打水漂?”
  小司马这一席话醍醐灌顶,一下子让我想到了很多,这方面一直是老何他们在应对,完全没有让我分神进去,反而是我自己一直都在查自己的事,没有为龙山阁分担什么,想到这些我心下有些愧疚,老何他们已经默默的为我做了很多很多。
  我长出了口气,揉了揉脸,堆起笑容道:“小师傅,还知道什么,给说说呗,你也不忍心看你徒弟被人这么欺负吧。”
  “边去。”他推开我笑骂道:“别说是我徒弟,你干这行天资太差,只能糊口,不能富贵。”
  他见我又死皮赖脸的凑过去,就无奈道:“打住,我其实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赵金斗背后确实有高人,南方来的,趁这时候压龙山阁应该也是早有预谋,他们前些日子接触过秦汉堂,估计是想截胡你们和秦汉堂的出货链,上面怎么决定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合作没断,看来那事没成。”
  我看向三楼的方向,对方既然已经开始找上秦汉堂,这事儿就没那么简单了,其中的利害关系我了解的不是十分清楚,不过看样子这孙子的目的要比我们想象的大的多啊,而且谋划了这么久,照此看来对方贪图的可能不仅仅是盘口,这是要直接搞死龙山阁啊。
  我心里想着这事就无心拍卖会,打算先和小司马告别就回龙山阁,场中却突然一静,紧接着掀起一片哗然,我俩光顾着说话,茫然的看下去,就看见安叔身旁的计价牌已经翻到了750万。
  我大吃一惊,与小司马面面相觑,去看对面的石头,发现他也一脸迷糊的看着楼上。
  760万。
  厺厽 笔趣阁 goafoto.com 厺厽。赵金斗又叫了一次价,我心里觉得不对,如果赵金斗只是为了针对我,那么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次超出估值的价格他本应该收手才对啊,这即没让我拿到青铜头盔,自己又没搭进去,有人接盘难道不是对他的最优解吗?
  巘戅笔趣阁戅。可是恰恰相反,他又叫价了,就证明不仅仅是针对我,他对头盔也有其他想法,按照小司马的意思,赵金斗只是前台的马仔,那么看到这件青铜器附加价值的人,就一定是他背后的人了。
  想通这一点,我又有些迷惑了,对方为什么非要这顶头盔,抛开收藏价值来说,最特别的就是头盔上面的古蜀文,难道……对方也在调查古蜀国?
  这牵扯的就多了,一瞬间我想到了很多,我本能的觉得赵金斗背后的人不简单,甚至有一种感觉,这个人就是当年的参与者之一。
  800万。
  又是三楼常间的人出手,就在赵金斗的隔壁,而且没有任何犹豫和拖拉,直接将价格抬到800万。
  又是一个抢青铜头盔的人,我心中一动,回看向小司马,问他:“小师傅,那间是谁?”他苦笑着说:“曹家。”
  我心里又迷糊又惊讶,按理说曹家来竞价也算理所应当,不过为什么偏偏这么巧也看中了这支青铜头盔,800已经超出了估价,在当世来说,已经亏了三分之一了,而且也没听说赵金斗和曹家有过节啊,怎么曹家会在这时候出手。
  我看向对面石头,趁着小司马不注意偷偷给石头发了短信,告诉他楼上也是曹家人,问他了不了解,过了会他回了句“静观其变”,看来是他也没有头绪。
  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是不是给石头发信息的人也给曹家发了信息?或者说他给所有“当局人”都发了信息,但是不对啊,并没有给我发信息,难不成他知道小司马会联系我,那么就是说这人就是小司马?
  我不经意的瞥了眼小司马,以我的了解应该不是他,由此看来对方就应该在秦汉堂内部了?我环顾四周,也许那人就在现场。
  攫欝攫。其实还有一个可能,如果不是早有人通知了曹家,能在这么短时间内看穿青铜头盔上秘密的一定是个高手,想到这我发短信把刚刚的猜想简短的和石头说了一遍,让他查一查这次曹家人来的都有谁。
  赵金斗犹豫了半天,最后放弃叫价,看来他也看出来了曹家人要拿这顶头盔的决心,而且在四九城同时与龙山阁和曹家对着干,显然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最终头盔于800万的价格,被曹家人拍了去。
  全场沸腾,800万的成交价在这行并非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但是超出原本估价三分之一就很夸张了。
  显然这场竞价也有些超出安叔的预料,场内热情不减,他也破天荒的人又叫了一次休息,我知道这招“火上浇油”是在为最后一件东西造势。
  厺厽 妙笔库 miaobiku.com 厺厽。我正坐在那琢磨其中的原委,手机突然响了一声,我拿起来看是石头的短信,上面写着“三楼曹家常间,来人与你有系,可凭此看头盔”。
  我愣了一下,什么意思,现在曹家人恨不得对我喊打喊杀的,哪来的干系?难道是二爷或者我爹还留了其他暗手?我抬头看向对面,发现他已经不在里面坐着,我犹豫了一下,和小司马说声出去一下,就径直上了三楼。虽然接触不久,但是我感觉石头办事还是比较沉稳的,不会无的放矢。
  三楼很素雅,我只在拍卖会场闭门的时候上来过,走上楼梯左右各有一条木地板铺的环形走廊,装修很有老北京特色,我知道那个常间位置,深呼了口气走过去,门口有两个保镖模样的中年人,我抬手示意了一下,说道:“曹傩送,想拜会一下你们东家。”
  左边的那个皮肤黝黑的家伙摇摇头,做了一个请回的手势,我说:“劳烦通报一声,我叫曹傩送,你们东家与我相识。”
  那人低头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轻轻扣了一声,又两声门,推门走了进去,我趁机瞄了一眼,里面应该是个套间,房内没人,估计都在里头看拍卖。
  没一会那人回来了,脸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点点头说:“有请。”
  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常间,里面装的古香古色,所有的家具摆设都很上档次,不过厅里没有人,我环顾四周,看见后面还有一个镂空的月亮门,后面立着屏风,我礼貌的咳了一声,隐约能听到后面有人说话,可却没有回应我。
  巘戅妙笔库戅。没道理听不见啊,我心里纳闷,又大声的咳了一下,同时语气平缓的说道:“你好,我是曹傩送,有事拜见。”说完等了会,依旧没人理我。
  我逐渐皱起了眉头,什么意思,以我刚刚的音量,里面的人肯定是听见了,石头既然说与我相识,又是通报后进来的,对方没必要把我晾在这啊,想到这我心里也有点气,随即挺了挺胸奔着月亮门走过去。
  我故意加重了脚步,穿过月亮门是个写着诫书的屏风,后面空间还很大,是个半敞的露台,我就看见一个中年女子坐在太师椅上,身前的桌子上摆着铜炉香薰和茶具,在一旁还坐着两个姑娘,年龄不大,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
  太师椅上的女子穿着藏青琵琶蓝的织锦缎,神态安详,见我进来不温不火的看了一眼,没有言语。反而我脑子里一个恍惚,想到了什么,继而确定后,心里不禁大骂石头,真是要搞死我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