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云中文网

811一更

小说: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作者:鹦鹉晒月 更新时间:2021-09-25 12:01
  “这有什么真假。”明西洛起身,小心的扶着她坐在座位上,椅臂太窄,坐着不舒服也……危险,手划过她的腰松开,月份太浅,什么都觉察不出来。
  项心慈对自己坐着他站着十分习惯:“你这么做,参选官员人家能暗自骂到先祖皇帝去。”
  那不是他能控制的:“所以,夫人今天是去为谁鉴赏美人儿了去?”
  “嗯……”呵呵。
  明西洛看着她:“可有看中的人,为你未婚配的兄弟姐妹参详一二。”
  “那可多了,活泼可爱的、温柔娴静的、心生欢喜的、见之忘俗的,你喜欢哪一种?”
  明西洛看向林无竞:“林统领喜欢哪一种??”
  林无竞莫名被点到,觉得……
  “你问他干什么,他喜欢丑的,看中了一个比我还难看的,你也喜欢丑的?”
  “林统领喜欢丑的?”
  林无竞想起:“申德找微臣有事儿,微臣先出去了。”
  项心慈看着林无竞离开,看向明西洛:“你欺负他干什么?又不是给他选秀,你是不是要……”
  “要什么?我给他选,他敢要吗,家里压了一座山,谁敢进门儿。”
  项心慈满意了几分:“嘴这么甜,觉悟还这么高,想要什么呀?”
  想要你肚子里的孩子,何况他也没想给林无竞选人,这个时候,他不至于给自己添麻烦:“一家人说这些做什么?晚上想吃什么?”
  项心慈环住他的腰,她的明西洛什么时候这么开明大方了,真是一个贴心的好男人:“我刚吃完午饭就问我晚饭,你当我饭桶啊。”项心慈的声音不自觉的柔软下来,对他又满意三分,这样多好,轻轻松松、简简单单。
  明西洛垂头,看着在胸口撒娇的人,嘴角不自觉的溢出一抹笑,如果,她若满意了,会要孩子吗……
  ……
  长安最近伺候的十分小心,唯恐皇上不高兴了,宫里弥漫着莫名紧张的情绪,这种紧张甚至弥漫到朝臣中,让重臣越发小心谨慎。
  “皇上怎么了?”
  “不知道啊。”
  “应该……没什么事吧?”仔细想想,最近朝中也没发什么才对,而且皇上跟以前没有什么不一样?
  但……就是觉得好像……
  穆济也有些奇怪,具体的、或者说、应该是批回的折子里字数少了,而且有时候只是一个模棱两可的‘阅’或者什么都没有,让人不知道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或者根本就是不满意。
  项章也察觉到最近朝上的变化,不止被一人问过‘皇上怎么了’还是‘朝中要有什么动作’再不然便是‘皇上是不是想让他们辞官不好明说’。
  项章也有些不解,叫来老二,问:“最近皇上有什么事吗?”
  项堰觉得:“选秀?”
  项章若有所思的缕缕胡须:莫非有什么喜欢的女子了?随机释然,皇上这些年一直兢兢业业,是时候情窦初开了,男人吗,第一次用情难免有些把控不住,以后就习惯了。
  项堰见大哥不说话:“大哥?我说的不对?”
  “没,很对。”老二在一些旁门左道上总是很有天赋:“行了,你下去吧。”
  项堰觉得既然对,那:“不知道是谁家的女儿那么幸运……”说完别有深意的看着大哥。
  项章也看着他。
  项堰回看着他,懂了吗?皇亲?好处?
  项章还看着他,不走,杵在这里干什么!
  项堰无语,想想他们项家这次是怎么长盛不衰圣旨更上一层楼的,一门四人杰,贵的没边了,全依赖于谁?现在的皇上要重新有后族了,以后又会是哪个家族崛起,不该防备一二?万一是房家呢?房家?得罪狠了的那个!想想其中的关系就问他大哥后背不凉吗!
  项章让老二赶紧走,皇上不是那样的人。
  项章看着老二走后,眉头慢慢皱了起来,虽然皇上现在不是那样的人,但以后呢,何况在‘无伤大雅’的小事上,他又凭什么认为皇上不会向着自己的枕边人。
  项章本没有打选秀的主意,毕竟他们家已经出过一位皇后,如今看来……
  项章叹口气,或许他从来没想过不参与,否则脑海里为什么这么快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想来平时没少比较,也好,权臣望族,怎么可能因为退上坐稳位置,自然是将权利永远握在手里!
  ……
  皇宫内,长安听完来人的话,小心翼翼的回来开口:“皇上,太皇太后娘娘设了晚宴,要请皇上过去。”
  “不了。”他一会忙完还要回去。
  长安有些犹豫,太皇太后的邀请,而且还有几位待选的秀女,长安想提醒什么,但想到皇上最近忧心的事,又怕触了眉头不敢多话,长安想了想,最终转身去跟人回话。
  ……
  太皇太后的宫殿内,本来热情高涨的舞曲,曲水流觞的筵席和花骨朵一样朝气蓬勃的女子们听到皇上不过过来了,那丝跃跃欲试的朝气悄无声息的掩了下去。
  还是同样的乐曲,同样的场景,却好了能催化氛围的主要东西。
  聂桑依旧笑着,只是再看向汪小姐时眉宇间没了刚刚的锐气。
  房甜儿坐在太皇太后身边,小小的姑娘如一朵已经脱下花苞的昙花,初露倾国倾城的角色,笑语晏晏,神色丝毫未变。
  聂桑瞬间搅紧了手里的帕子,她以为她的对手只有一个,谁知道——
  “桑儿妹妹怎么了?”
  聂桑笑笑:“曲子有些耳熟?好似是皇上游历时写的曲子。”
  汪小姐顿时攥紧了手指。
  太皇太后已经笑着开口:“桑儿好耳力。”自己喜欢的儿子的儿子登了皇位她高兴,太皇太后的偏心从来都在明面上,顿时对能忍住自己孙子作曲的聂桑儿升起无限好感。
  下面的人瞬间跟着含羞带怯的夸赞。
  房甜儿默默的听着,安安静静的未曾锦上添花。
  ……
  初春的花卉争相斗艳,清晨的阳光带着春日的暖意,小草已抽了一指渐高,谷雨的脚步悄然而至。
  项心慈觉得明西洛最近似乎没什么胃口,就像现在一小碗粥还没有喝完:“盘子不好看吗?”
  “没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