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云中文网

第288章 最后的生日

小说:异界帝母 作者:鬼城帝母 更新时间:2021-09-16 09:04
  20xx.03.04
  三月一日,正月十八。
  肖昨晚就去了道观,一直在那里帮忙诵经请神。
  凌晨一点,我既担心又无聊的躺在床上,一会看看手机,一会看看邮箱,可是一个新邮件都没有收到。
  “有没有一个喘气的呀?有的话就出来喘一下。”
  “我一个人在家,猫爪挠心的感觉呀。”
  ……我发了两条信息给儿子们,可是没有任何回复。
  上午十一点多,我终于等来了烛儿的语音邮件。
  “母上大人,凌享已经醒来,吃了丹药没事了。他们都在忙着收拾残局,只有我得空给您汇报情况。”
  我听了烛儿的语音后,心里暂时踏实了,回了邮件感谢他让我知道了情况。
  “享儿,母亲知道你已苏醒,也就放心了。我们大家一起渡过了难关,以后你也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风雨后总见阳光。”我给享儿发了邮件。
  享儿并没有回我邮件,也许他没有看到,我安慰自己。我电话联系了肖,他说大概下午两点左右可以回到家里。
  肖终于回来了,很疲倦的样子,我们没有说太多话。我坐在按摩椅上,想了很多,心里很难受,一种无法控制的伤感弥漫全身,我忍不住眼泪直流。
  肖无奈的看着我,不知道怎么安慰我。
  我努力调控自己的情绪,可是没有用。我的伤心从骨髓里渗透出来,每个细胞都在悲哀的哭泣,我的心脏时不时的痛。
  “你去看看,享儿是不是受伤了呀?为什么我会那么伤心?心脏也隐隐发痛,他肯定是出事了,烛儿应该是没有跟我说实话。”我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肖,忧愁的说到。
  肖去了,很快回来。
  “酆都帝城被封锁了,我专门去了东帝城打听情况。有一位负责招待宾客的管事告诉我一件事,有关冥凤族的公主。之前,因为享儿掌控了十大家族,使得地府的权力得到统一。做为冥界强大的墨麒麟族和冥凤族,便分别给享儿送了一位公主过去,希望成为享儿的妃子。
  但是享儿并未急于纳妃,就留了墨麒麟公主在酆都帝城,把更喜欢的冥凤族公主送到东帝城暂时安置。当享儿被冥界天道控制后,对冥界大打出手,墨麒麟公主首当其冲被击中而魂飞魄散。
  而被安置在东帝城的冥凤族公主本可逃过一难,但是她却擅自做主,跑到酆都帝城想唤醒享儿。结果被失去理智的享儿一掌拍得灰飞烟灭了,享儿在事态被控制后,也得知冥凤族公主死去,因过度伤心以致关门。”
  肖详细的说给我听,却不知我听得满腹狐疑泛起,那样的故事都能编得出来?根本是没有逻辑的一种说法。
  “什么乱七八糟的,享儿把更喜欢的女人送到东帝城去?不合乎情理吧?难道不是应该把喜欢的人留在身边吗?什么逻辑?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质问到。
  “我只是转述了那个管事的说法给你听,我也不清楚真相。”肖谨慎的说到。
  “享儿因为得知冥凤族公主死去后伤心至关门?我为他做了那么大的牺牲,不管他有什么其他原因,总之他至今都没有来看我一眼。竟然因为一个女人伤心而封闭酆都帝城的大门?如此作风不像是享儿的吧?那个公主是不是太不自量力?遇到这样的情况还无惧的冲到前线,想唤醒享儿?她是不是脑子不够用呀?白白送了自己的性命,那是她可以解决的问题吗?!那还需要烛九阴的护符吗?好在享儿并未选她为妃,这等思维能力也能助于享儿左右吗?”我气坏了,逻辑性极强的说到。
  肖默默的听着,表情复杂。
  “你确定享儿是躲在酆都帝城里哀鸣吗?外面乱糟糟的,拜他所赐,他还有心悲情?你真的确定情况如你所说吗?我怎么觉得特别不对劲?享儿不可能是为情所困的人,他是大帝呀!你最好再下去搞清楚,不然我真的要发飙了。”我简直要爆炸了,吼到。
  肖被我的质疑提问震住了,也产生了诸多疑问,于是,他再次遁地。
  我看了看时间,这会已经是傍晚六点准,烛儿已经稳稳的坐在供香台上,安静的听着我和肖的对话。
  “我找肖凌带我去了酆都帝殿,刚去到附近,就听到享儿的惨痛叫声响彻整个帝殿,听得我的头一阵发晕。”肖回来后说到,还晃了晃脑袋,似乎还在眩晕中。
  “享儿为何会发出惨叫?”我疑惑的问到。
  “享儿在酆都帝殿里疗伤呢,吕祖在帮他把身体内的煞气拔除,疼痛入骨,是谁都会惨叫嘛。”肖说到。
  “上午烛儿不是给我发语音说享儿吃了丹药就好了?他又哄我了,听你的描述,这次享儿受的罪更大了!那他怎么还可能去为那个公主哀痛呢?想必都痛到不能自己了,哼,你是不用思考的吗?!”我忍不住冲着肖发火,问到。
  我大声的说到,转头瞪了烛儿一眼,既生气又心疼享儿。
  肖低头不回应我,知道我是真生气了。
  “还有那个东帝城的什么鬼管事,他是不是吃饱了撑着?他那么胡乱说话,有辱大帝的形象,他是不是想在全冥界损坏大帝的名声?我看他是活得不耐烦了?”我大发雷霆的说到。
  “烛儿突然下去了,他说去处理一下。”肖对我说到。
  “处理什么?处理那个管事吗?就该处理,作为管事都不知道自己的职责所在,远在东帝城任职,竟然敢嚼酆都帝城的舌头!”我还是控制不住的生气发火。
  “已经派巫族大巫处理了那个管事,他暗中收受了冥凤族的好处,帮冥凤族公主说好话,想借以提升冥凤族的地位。”烛儿回来汇报了情况。
  “怪不得那个管事会说出那样的话,竟然敢受贿。听了他散播的谣言后,不知道的还以为大帝为情所困至冥界于不顾呢!你处理得对!”我表扬了烛儿。
  我的心情逐渐平静了下来,心脏又感受到了时不时隐隐的痛,每次儿子们受伤,我都会感同身受!
  煞气布满了享儿的全身,他被拔除煞气的所在部位,我亦会在相同的部位上产生感应,逃不掉的母子连心。
  三月二日,正月十九。
  上午十点多醒来,躺在床上不想动,我的左手还是属于残疾状态,用不上劲,连拧毛巾也得靠肖的帮忙。
  “我见了愔,他说现在下面很乱,那场大战之后,很多贵族家庭都不复存在了。他们所拥有的商业也要重新规划分配,愔说要给我弄个门面。”肖看着我说到。
  “门面可以经营什么?”我问到。
  “愔说了可以经营电器什么的。”肖说到。
  “经营电器?你又不是全天候呆在那里,也不会做生意,还不如弄一条街的门面收租算了。”我说到。
  我快速的发了邮件给愔,让他给肖弄一条街的门面放租,愔也快速的回复我说他明白。
  呵呵,如今有了发邮件这个渠道,我和他们的联系灵活多了。
  享儿身体里的煞气还在拔除中,听说他还是不停的发出惨叫声,每拔一次就惨叫一声,可想是有多么的痛!但是他不想让我再花费,便忍着剧痛,唉,享儿,为娘也是爱莫能助了。
  我收到肖凌发来的语音后,开心了。
  “娘亲,嘟嘟如今有八十多个配偶,三百多个孩子,真能生。”
  “啊,这么多孩子了?嘟嘟太厉害了吧!你有空就来看我,我想你啦。”我说到,
  “娘亲,我也想你,我又找了很多贵女到您的宫殿受训伺候您,目前有一万多个,就等着帝母驾临了。”肖凌说到。
  我收听后,觉得肖凌很贴心。
  我还收到了龙妃发来的语音,声音有点嗲嗲的,挺好听,她问候了我。
  夜里八点左右,我忍不住派肖去看享儿。
  “还在拔除煞气,享儿还是阵阵的惨叫。吕祖的法力耗尽回去天界了,拜托孟婆继续替享儿拔除煞气。”肖说完,摸了摸自己的双臂,浑身发冷,感受着享儿的痛。
  “唉,享儿该是多么的痛呀!”我心里绞痛的说到。
  我发邮件给享儿,鼓励他坚强一点。虽然他现在看不到我发的邮件,但是他恢复后是可以看到的,我觉得享儿此刻需要我的关心和爱。
  夜里十点多开始,我的左手臂开始感觉到阵阵酸痛,肖说是因为孟婆在拔除享儿左手臂的煞气。
  而肖的酸痛感比我还厉害,遍布全身。
  “你怎么回事呢?昨天也没见你说酸痛,今天怎会就痛彻全身的感觉?”我奇怪的问到。
  “我也不知道呀,现在头都痛了。”肖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实在痛就去休息一下,会不会是生病了呢?”我问到。
  肖听了我的建议,进房休息了,但是疼痛难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三月三日,正月二十。
  凌晨0点多,收到肖凌的语音邮件。
  “娘亲,白泽的魂魄附在凌享的左手臂上,魂魄太脆弱,不敢直接拔除,只能净化。凌享已经痛得晕了过去,想必肖爸也更痛。”
  唉,我这才明白了肖为何会痛得那么强烈。
  原因也搞清楚了,是上次肖凌真身临凡,被地球天道攻击引发的事件。当时白泽为他挡下致命一击,并护送他返回冥界,
  但是白泽也受伤了。如果无法恢复伤势,也势必会导致肖在阳寿尽后,去往冥界的时候丢失今生记忆。而我知道后,也一直在为了保持住肖的今生记忆,而再三要求肖凌和享儿务必想办法解决。
  如此说来,是享儿一直在护着白泽的魂魄,也是在护着肖的魂魄,也怪不得享儿交代过肖凌,说由他自己负责解决肖爸的今生记忆问题。
  “享儿,你是个善良的孩子,继承了白泽的优点。”我在心里默默的说到。
  可是费用大得惊人,我无奈的躺在床上发呆,希望天上能掉下一些银两。
  白泽怒气冲冲的遁地而去。
  “肖爸已下去,看着点,有事汇报,一切由我做主。”我发了邮件给肖凌。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已是上午七点多。
  肖凌发来了语音邮件,汇报了肖下去后的情况。
  肖很疯狂,他想和享儿同归于尽,但是被肖凌他们拦住了,为了更好的制止肖,便将他捆绑了起来。
  “你为何要那样呢?享儿是你于上古的儿子呀。”我忧伤的看着肖,问到。
  “我觉得对不起享儿,我们没有办法救他了,干脆和他一起结束算了。”肖没有看我,没精打采的说到。
  “那你也不能走极端呀,我也不会同意你那样做的,咱们还是想想办法吧。”我说到,声音不大,但是充满了威严。
  为了白泽,为了享儿,我们再次汇出了费用。
  中午的时候,白泽的魂魄终于得以净化成功,成功的剥离了享儿的左手臂。但是,享儿还要继续拔除煞气,肖在地球上得以恢复正常不再忍受疼痛。
  夜里,没消停几个小时的肖又开始出问题了,身体不停的微微抖动,头部还偶尔偏动,身体出现不同部位的发痛。
  “你是怎么啦?又出什么问题?”我惊讶的问到。
  “我也不清楚,不都说解决了嘛,我去看看。”肖也奇怪的说到,然后遁地而去。
  “我的老天呀,白泽的魂魄在中午的时候就被净化,他也得以离开享儿的左手臂。但是,他却急吼吼的直奔祖巫殿,想看看烛九阴的肉身。没想到还未得靠近祖巫殿,就被烛九阴肉身的煞气入侵体内。目前他已经发狂失去了理智,被控制暂时关入地狱的一个独立空间里。但是他不想被关,就疯狂的撞击那些栏杠,导致我的身体也不断的出现问题。唉……”
  肖回来后,无奈的说出了实情。
  “白泽是犯白痴了吗?烛九阴的肉身有什么好看的?真是无语!”我气得骂到。
  “不是很久都没有看到烛九阴了嘛,白泽肯定是想念了。”肖替白泽开脱责任,说到。
  “不是一起轮回了九十九世了吗?还没看够?!”我白了一眼肖。
  “……”肖无语。
  “那你就受着吧,没钱了!”我气哼哼的进了房间。
  肖从下午开始,头部不停的晃动,身体也一样,就像抽风,还伴随着疼痛,可是他依然忙着工作。
  我看在眼里,痛在心上。
  “如果我下去了,是不是就可以三下五除二的把白泽身上的煞气收回来?”我问到。
  “是的,只有你可以做到,但是你去不了,不要想那么多了,我可以承受得住。”肖安慰我说到。
  “你承受得住,我却承受不住,你看你都疼成这样啦!”我大声的吼到。
  我想去救白泽,于是趁着冥界混乱,天道沉睡。我将自己的生命力转化给了妈妈,也用于报答她一直对我的帮助,我的余生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三月四日,正月二十一。
  上午十点多,肖还安静的睡在我的身边。
  我习惯性的打开手机邮箱,里面躺着几条语音邮件,是儿子们给我发了邮件祝我生日快乐。
  这是我最有特殊意义的生日,收到了来自冥界的祝福。
  记得去年的今天,素未谋面的杨山给我送了两件红酒,当时我当作是生日礼物,开心的收下了。
  却没想到,杨山在四天后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再后来就是杨飞(刘飞)附体于肖,前来和我相见,因此我知道了他们是我的前世李恪的忠诚护卫。
  我的前世弟弟李愔,在我的生日当天,驾着车子跑在城市高速上,被其他车子恶意撞击。导致他的腿部受伤,躺在医院里接受着护理。却在12日的凌晨四点,嘴角含笑突然逝去,来不及拥抱他最风华的年龄——三十七岁。
  从肖认识刘飞的第一天,再认识了杨山、愔,直到他们三兄弟接连去世,仅仅过去一个月的时间。
  整件事情在毫无预期的发展着,愔与我的因果了结,是导火线。
  李愔原本只想,求得将来和我在冥界中占地为王,过着逍遥自在的鬼王生活。但是,随着各种事件爆发,我的婴灵儿子们突然出现,来到我的身边,也毫无准备的坐上了冥界高位。
  凶险、惊喜、恐惧无时不精准的围绕着我和肖,还有冥界的儿子们。
  我的身份在扑簌迷离中,逐渐曝光,我的秘密也不再是秘密。
  从此,我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该回哪里去。
  在冥界等待我的人太多,巫族是我生命的摇篮,后土等待我的时间已经太久,太久……
  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所有发生过的一切已经变成了记忆碎片,组成新的记忆。这些记忆成为了我和儿子们、娘娘拼命要守护的记忆,我将带着这些记忆和他们重逢在冥界,用不分离。
  一切还没有到头,我终于在床上坐了起来,暂时关掉记忆的大门。
  一整天,我以为白泽暂时会乖乖的,安静的等我去救他,但是我想多了。他还是不停的折腾着,用自己的头、肩猛烈的撞击那些困住他的栏杠。因此,生活在地球上的肖不得不承受着头部和肩部被撞击的痛。
  肖不停的晃一下头部,手部,腿部……
  “唉,白泽是真傻了。”我叹气说到。
  肖无奈的看着我,无语。
  我终于接到了享儿的语音邮件。
  “母亲,我用了各种方法,都无法控制住白泽的疯狂撞击,肖爸肯定是感到很痛的。不过以肖爸的坚忍,半年时间估计是可以熬得住的。”
  唉,肖要承受半年时间的痛,或许他是会坚忍着,但是我忍不了呀,我再次认输了。
  最终,我让道观出手解救了白泽,只等消除了体内的煞气后,享儿会把白泽的魂魄送回来,送到肖的身体里让他们融合。肖的今生记忆也会得以完整的保存下来,总算不是坏事。
  夜里十一点十分,享儿将白泽的魂魄投进了肖的身体。只见肖的脸部和身体不停的抽动、颤抖。
  烛九阴在我的身体里发出了悦耳的声音,是一首催眠曲。白泽慢慢平静了下来,肖也安静的睡着了,而我也困得眼睛都睁不开,躺在肖的身边很快入睡了。
  睡着了,明天就是新的一天。
  我的时日无多,但是我很期待。
  我和冥界的故事发生得太激烈,儿子们虽然居高位握重权,但是围绕在他们身边的总是危险重重。
  没有我的庇护,他们片刻都不得安宁,所以我想说:
  “儿子们,母亲就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