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云中文网

第三百四十八章 虎头坳

小说: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作者:满地白霜 更新时间:2021-10-13 00:00
  ,带着空间在五十年代
  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宝琳又口述了一遍在家里独自一人的生活,旁边的父母就只听着,时不时打断一下,发表点自己的意见,直到铁锅里的杂粮粥被熬的软烂开花。
  宝琳嘴巴都快说干了,手上的动作确实一直没停,把火烧的旺旺的。
  “行了,就是这些了,再问我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还是先吃饭吧!”宝琳说完,掀开盖的结结实实的木制盖子,深吸一口气,一脸笑意的说道。
  之前王建党和苏红英还能忍,毕竟就那隐隐约约的味道,虽然勾人,可在打听宝琳的事情上,两人还是不遗余力的,不想有丝毫错过。
  现在这锅盖一掀开,那粮食的清香味道扑鼻而来,再无动于衷,那是不可能的。
  “好,听你的,先吃饭。”王建党的喉咙不自觉的吞咽了起来,等他察觉到的时候,转过头,耳朵不自觉的红了。
  事已至此,他只能在心里拼命安慰自己,她们没看见。
  这个时候,他露怯了,才是最大的错误,毁坏他在妻女面前的“完美”形象。
  宝琳和苏红英对视一眼,一切皆在不言中。
  等一家人吃完了“早饭”,苏红英和王建党也应宝琳的请求,说起了他们在虎头坳那地方所经历的事。
  “那树是真大啊,也多,第一天我们去那里,晚上都是挤在虎头坳村民特意给我们腾出来的屋子里住的,吃的是半干的杂粮粥,虽然味道没有你做的好,不过也不错了。”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我们的任务就来了,先是砍树。”
  “宝琳,我告诉你啊,那的树可大了,比之大青岭那的大树一点不小,手里拿的斧子镰刀还是从县里面调出来的,砍树的时候那是既利索又得劲。”说到这的时候,王建党双手一挥,好像似在回忆当时一斧在手的感觉。
  “可惜在回来之前,那锋利的斧头砍刀镰刀这些,全都给收上去了,要是能让我们带个一两把回来,之后我们干活,能省不少力气呢!”
  王建党话音刚落,苏红英的训叱声就紧接着来了。
  “你在做梦吧,现在这时候了,还在想那玩意,我告诉你,我可是一点都不想去那鬼地方了。”
  “都快入冬了,那虫子还多的很,蜈蚣蝎子蜘蛛这些,人都要给吓死。”
  “住的地方又破又烂不说,天冷的时候,那风一吹,整个晚上那被窝是怎么都暖不起来,那雨一下,哪里都是湿答答的,还漏水,一整天,连个能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说到之前待的那个虎头坳,苏红英是一肚子抱怨,不是她挑剔,实在是那环境太差了,比之上河村都不知道要差多少倍。
  有那闲暇时候她去看了,田地没多少,都是山围着的,一重又一重,站那高地都看不到尽头的,也难为那车能把他们送去那地方了。
  哦,对,还没送到,在一条羊肠小道就把他们放下来了,那小道一边是没个着落的高地,另一边是崖壁,人都要被吓死。
  那条路,她还没走过去,腿就软了,要不是建党在后面抓着她的肩膀,她能不能过去还不一定呢!
  就这,她回的时候还要再走一遍,那鬼地方,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去了。
  “啊,条件这么差的吗?”宝琳有些“诧异”的说道。
  其实早就知道了,这些都是常规操作,现在的乡下可不是以后的乡下,别的不说,就上河村的情况其实也没比那地方好到哪里去。
  要腾屋子,那肯定是最破最烂的给腾出来了,毕竟那好屋子,可是他们要常住的,要是被弄坏弄脏了,心疼的可是自个。
  再说,她爸妈去那地方,可是去挖别人的矿藏,砍别人树的,虽说不能拒绝上面组织的召唤,可给那些个来这的人找点事,添个堵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
  在这种情况下,能顺心如意的过日子,那才是怪事。
  “当然了,就这我还没说完,我告诉你,那地方实在是太偏了,一百来号人的村子,前不着村,后不找店的,就被四座小山围着了,要出去,那路难走着呢!”
  “反正我是自从进去了,就再没有出去过,你爸也一样,还好我们先前自己带了点吃的,熬过了刚开始那段时间,之后,熟悉了,就慢慢的摸索那的野菜野果子了,也能添点吃的,饱饱肚子。”
  “要知道我们每天早出晚归累死累活的,光那点粥水怎么可能够吃!”
  说到这的时候,苏红英话语里不无庆幸,要不是他们提前做了准备,带了不少东西过去,在那刚开始的那段时间都不知道有多难过呢!
  “哦,对了,还有你之后给我们寄的东西,不愧是我闺女,你那些东西可是顶了大用了,之前的时候还好,之后那粥越发稀薄了,我和你爸就靠你寄过来的红薯干来填填肚子了。”
  “唉,妈,你和爸实在是受大罪了,要不要洗澡?我先去给你们烧水,要不了多长时间的。”注意到苏红英身子不自然的扭了扭,宝琳很是善解人意的问道。
  说到这,宝琳已经知道他们在那地方大体的生活了,现在人平安回来就好。
  话说,她爸妈在那地方待了这么久,很可能需要和村里人甚至是外村人一起合住,不会被别人传了虱子吧?
  “那你快去,之前习惯了不觉得怎样,现在一回家来,那是哪哪都不自在,还是得洗个澡才好。”说话间,苏红英又扭了扭腰背,感觉自己身上好像特别痒似的。
  宝琳一走,王建党就忍不住转头对着苏红英问了:“媳妇,你这不会是被人传了虱子吧?”
  看着苏红英那手使劲往后伸,却是被厚厚的衣物所阻碍的笨拙模样,王建党那嘴就忍不住开口了。
  “屁,谁身上有虱子,我这个是太久没洗澡,痒痒了。”对于这点,苏红英是不肯认的,这要是认了,还不得被那父女两个笑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