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云中文网

第三十三章

小说:被迫修仙的我只想嫁人 作者:背书的医学生 更新时间:2021-08-18 23:41
  成一个‘大’字型,水淼淼毫无形象的躺在甲板上,毕竟这艘仙船上只有自己、闻人仙和四孠三人而已。
  望着那近在咫尺的云朵,水淼淼抬手拨散一朵从自己眼前飘过的云,倒是没有想过,小时候幻想的云中漫游如今真实现了。
  朵朵白云与自己擦身而过,水淼淼举着双手,却怎么也抓不住一朵。
  身后传来响动,水淼淼猜多半是四孠毕竟闻人仙那边还冷着了,反正不管来的是谁,水淼淼举着双手的动作都没有变,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看过去。
  她盯着云,像个孩童般,誓不抓到一朵云不罢休。
  一朵云贴着水淼淼的手指飘过,勾了勾手指,原以为下一秒这朵云将会被自己弄散,却见它幻成了一朵蝴蝶,轻轻停在了指尖上。
  盯着那蝴蝶看了几秒,水淼淼笑着道:“哪有这般纯白的蝴蝶。”
  四孠听闻深以为然,手势一变白蝶散去,一只雪白的兔子从天上一跃而下,落到水淼淼的肚子上。
  “还是只垂耳兔!”水淼淼从地上坐起,小心翼翼的抱起兔子,轻的几乎没有重量,想来也是,这不过是由云幻化而来的。
  小兔子动着它那三瓣嘴,在水淼淼鼻尖落下一吻,然后化为云雾,遮挡住了水淼淼的视线。
  云雾被风带走,在抬眼,天上朵朵白云,皆幻化成了动物,麋鹿、松鼠、孔雀······一个个栩栩如生活泼乱跳。
  望着那漫天由云变成的动物,水淼淼痴痴的笑着,被当孩子哄了呢!才十五岁···就这样当个孩子······
  天上云各归其位,四孠惊愕的望着眼前这一幕,水淼淼她这么就入定了呢?
  急忙转身回到舱内喊道:“承仙灵君!”
  承仙灵君也就是闻人仙,坐在房间里望着桌上叠的整齐的千羽鹤氅。
  昨日,闻人仙见水淼淼气色好了许多觉得有些事也该谈谈了。
  “淼淼你来看看。”
  还穿着千羽鹤氅的水淼淼,在见到承仙灵君拿出的绒团时,摸着领口的动作一顿,不知是该将手放下,还是继续。
  拍了几下领口处的绒毛,水淼淼顺势摸到一旁的发丝,将其挽到耳后,一脸无辜的道:“它好像很喜欢掉毛。”
  闻人仙没有言语,他听着水淼淼天真的话语勾了勾嘴角。
  “你可知着千羽鹤氅只有贤彦仙尊有。”
  “这样吗!”水淼淼装作第一次听闻的模样,惊讶的道:“那它是不是很珍贵,那我不能要。”
  水淼淼不舍的摸了一把领口的绒毛,脱下鹤氅。
  将水淼淼脸上的小表情尽收眼底闻人仙迟疑了,自己拿出绒团,不是来兴师问罪,只不过是想提醒水淼淼做事要再小心点。
  原以为水淼淼是个精明的不用自己多说,就知我所谓何事,可现在看来水淼淼似乎真没有明白。
  水淼淼借故脱鹤氅与闻人仙拉开了些距离。
  当闻人仙拿出绒团时水淼淼几乎瞬间明白了,自己毁王仁脸的那一晚穿的可就是这鹤氅。
  随即水淼淼就打定主意,只要闻人仙不把话挑明自己就装傻到底。
  闻人仙盯着水淼淼天真的脸庞,这神魔界人心险恶,若真算起来王仁重伤水淼淼的魂魄,而水淼淼只毁了王仁的脸,算是非常善良了。
  水淼淼脱下鹤氅叠好,放到桌上,手却还不规矩的摸着绒毛。
  那模样活脱脱一个想要偷糖又没胆的小孩,想来水淼淼也才十五岁,本就一孩童,王仁这事又有宫格参与,谁主谁次也不清楚。
  到底还是孩子心性天不怕地不怕,跟着宫格就敢去找王仁的麻烦,忘性也大都把证据送到面前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罢了,水淼淼这纯真的心性也不错,就是也不知能维持多久,闻人仙不忍就此破坏。
  王仁那种人,招什么报应都不为过,还是不要提免得让水淼淼多伤神。
  反正水淼淼是我徒弟,什么事我都可以顶着,豁然通明的闻人仙笑着摇了摇头,然后一个响指,绒毛被火焚烧化为灰烬。
  接着闻人仙抬手揉了揉水淼淼的头顶。
  水淼淼被揉的一脸发蒙,自己是不是又树立了什么奇怪的人设,反正等闻人仙揉够了,水淼淼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随口诌了个借口,便躲了闻人仙一晚上,毕竟还是有些心虚。
  闻人仙自然察觉到了水淼淼的反常,但并不清楚是因为什么,只能独自在房间苦闷着,反省着自己这个当师父的是不是那做错了。
  突然间听到四孠的声音,闻人仙当即站起身,拿过一旁的鹤氅,望着闯进门的四孠,“淼淼她又不舒服了?”
  摇摇头四孠指着外面,词穷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水淼淼的情况。
  跑到甲板上,闻人仙看着入定的水淼淼不敢置信,“她竟然在筑基!”
  “这怎么可能!”四孠跟在贤彦仙尊许久,就没有见过这般轻易筑基的人,只有进了筑基期才算是正式的修行者,筑基一事算不上危险毕竟没有天劫阻拦。
  可它难,就算是天赋不错的人五六年也难能筑基,更何况筑基时的洗精伐髓之痛才是令人难以忍受的,毕竟未筑基前只是肉体凡胎。
  不过筑基失败了也没什么,不过就是重头在练个五六年,试问世人谁没有在筑基时失败过一两次呢?
  承仙灵君当年似乎是一举筑基的,不过传闻承仙灵君当时也有失败之迹象,是靠天地异宝,稳固住的。
  可现在去那寻天地异宝呢?
  “想不了那么多了。”将手中鹤氅扔给四孠,闻人仙双手结印,为水淼淼梳理着四周杂乱的灵气。
  有了闻人仙的帮助,只见水淼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突破筑基,接着筑基中期,筑基后期,灵气疯狂聚集,隐隐有着突破达到开光期的趋势。
  灵气肆虐吹乱天上的云,恍惚间,天上的云变成了一张张熟悉的人脸,他们争先恐后的口吐恶言。
  “若不是你嫁不出去,老爷子也不会被气到住院。”
  “若不是你嫁不出去,你母亲也不会急过去。”
  “就是因为你没人要,双亲觉得脸上无光才会撒手人寰。”
  “就是因为你没人要,他们才会死不瞑目。”
  “······”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水淼淼嘶吼着“你们胡说八道!颠倒黑白!”水淼淼想要逃,可天地间那那都有云,它们围堵着水淼淼,逼着她承认。
  水淼淼捂住双耳。
  灵气怎么突然就乱了,闻人仙紧皱着眉,眯着眼,看着仿佛被惹怒了的灵气,它们锋利如刀,环住水淼淼,刀刀剜下一块血肉。
  风裹着血珠,打到闻人仙脸上。
  “这可如何是好!”四孠才一旁急的只打转,这种情况真是太少见了,按理说水淼淼已经到了筑基期,由筑基期到开光期可并不算什么难事。
  闻人仙咬破右手食指,以血画阵,强行束缚住灵气。
  “我的乖女儿。”
  妈妈!是妈妈的声音,水淼淼心神一松,放下手。
  入耳的却是刺耳的嘲笑“哈哈哈哈,还在找妈妈呢!也对才十五岁而已,不过你终会长大了,你依旧会成为没人要的老姑娘,然后这回你要气死谁呢!”
  一口血喷出,水淼淼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淼淼。”闻人仙跪倒水淼淼身旁,从四孠手中接过鹤氅,小心翼翼的盖住满是伤痕,衣不蔽体的水淼淼。
  “脉细紊乱气息微弱。”四孠诊着脉道,手指划过水淼淼手上一道还在渗血的伤口,神情大变“淼淼筑基太突然没有章法,吸收的灵气也太过杂乱。”
  四孠看着自己手指上出现的伤口,无能为力的道:“灵气还在淼淼体内肆***赶不出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