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云中文网

序章

小说:佛光龙影 作者:速度引爆激情 更新时间:2021-08-19 17:34
  十二月月初的太白山,冷风凛冽,大雪覆盖了山中大部分的山地与丛林。
  天地茫茫,茫茫的雪地间,三条人影沿着几只山羊留下的脚印痕迹向前追踪。
  “你确定它们走进了这片树林吗?”猎户赵天佑死死地盯着面前覆盖满积雪的冷杉林说。“我的确远远地看见它们走进了前面那片冷杉林。”猎户石头回答道,“可能是不久前的一阵大雪盖住了它们的踪迹。”
  高耸入云的太白山山巅,冬天不但人迹罕至,而且森林中的野兽也绝少出现。
  他的声音给孤寂而冰凉的树林带来一丝活气。
  “不错,它们的确走进了那片树林。”一位二十几岁的青年低头在雪地上仔细察看后,指着雪地里几行隐约的山羊蹄印说道。他不惧太白山冬天的酷寒,内穿一件单薄的紫色对襟长衫,外披一件柔软的黑色貂皮斗篷,腰间挂一把色泽斑斓的古剑。
  他刚刚几个轻捷的纵跳,在雪地里只留下浅浅的几个脚印,显露出精湛的轻功修为。
  三人皆来自太白山下的闫家堡,青年闫君山是闫家堡堡主的独子,赵天佑与石头是堡中的猎户。三人自幼一起长大,情同手足,闲暇之际,常常一起结伴上山打猎或喝酒畅聊。
  闫君山十岁便被闫家堡堡主送至京兆府,跟随京兆府有名的剑客孙如海习练凤舞三十六路剑法。近日,闫君山学艺归来,便想与二位好友欢聚一番,于是三人相约一起往山中打猎,一来为消遣冬日枯寂时光,二来想以山中新鲜猎物下酒。
  秦岭山脉乃是华夏九州南北方之天然屏障,也是长江、黄河两大水系的分水岭。而太白山为秦岭山脉最高峰,也是青藏高原以东第一高峰,故山势称雄于华夏,以欲刺破苍穹之势横亘天地南北之间。
  冬日的太白山山间,白雪装饰着眼前世界,只见冰挂、雾凇、冰瀑……皓然一色,编织出梦幻般的冰雪世界。北魏郦道元的《水经注》里就有关于太白山雪天的记载:“冬夏积雪,望之皑然。”古代之文人墨客将“太白积雪”誉为关中八景之一。
  太白山的冬日高寒难耐,动物踪迹难寻,几人沿着积雪覆盖的山道行到半山之上的杉林间,方才发现了几只山羊的蹄痕。
  三人站在林间欣赏着眼前的冬日美景,只见漫山遍野皆是琼枝玉叶,都不由欣赏起眼前粉妆玉砌的冰雪世界来。
  “这个地方似乎静得出奇了些。”赵天佑提起右脚将脚下的雪一跺说,“天色渐渐暗下来了,积雪太深,我怕回去晚了会遇险,不如还是回去喝酒好了。”
  “一只野兔都没有打到,作为一个老猎人怎么好意思回去呢?”石头说道,“不如尽力追踪,一定能追上野山羊。”闫君山抬头看看天际说:“天佑,你是怕冷还是怕黑呢?如果你怕了,就先回去把炉火烧旺,等我们抬只野山羊回来下锅。”
  “对。你可以先回去,做些小女人做的事,比如烧烧水,洗洗锅什么的,或者是像一只慵懒的小猫趴在炉火边等我们回来。”石头哈哈大笑道。
  赵天佑具有猎人敏锐的感应力,隐隐约约间察觉到某种潜藏的不安。但此时,他紧抿了嘴唇,脸色涨得有些红,无法平息被嘲笑激起的愤怒,率先向山羊蹄痕指引的方向追去。他常年越岭登峰,捕兔逐鹿,闲来又勤练体力,故脚下十分劲健,听了两人奚落之言,心下便有意想在两人面前显现纵跃功夫。
  赵天佑一路疾奔,闫君山与石头紧随在后。奔出四五里,三人的纵跃功夫便渐渐分出高低来。赵天佑一路猛奔,虽然始终一路在前,但闫君山却一路上不急不缓地跟在他身后几步之遥。石头身躯粗笨,远远落在两人身后。
  山高路险,奔出四五里,赵天佑的呼吸渐渐粗重起来。他听身后闫君山的呼吸却依旧平缓悠长,心间叹道:“君山不愧是名门子弟,论轻功身法显然胜自己一筹。”而此时,高大壮硕的石头已落下前面两人一里之遥。
  赵天佑见雪地间显露出几行较为清晰的羊蹄印痕,心间一喜,说道:“君山,野山羊就在前面不远了。”抬头可见眼前出现了一条众多动物踩踏出来的小路来。路的上头被纵横交错的树枝所遮蔽,只有不多的光线可以照下来。
  两人有了追踪目标,故都全力向前奔驰。闫君山一提气,当先追去。赵天佑追行间,见前面急行的闫君山忽地停顿下来,唰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古剑,心里不由一沉,弯手从背后箭囊拔出一支铁箭搭在弓箭弓弦上,小心地向闫君山靠拢。
  眼前的情形让赵天佑倒抽了一口冷气。“是什么东西将山羊撕裂成这个样子?”他喃喃自语道。白雪与黄泥掺杂的林间地面上,散落着几只山羊的内脏和四肢骨架,寒冷的空气中充满着山羊浓膻的腥气。
  “这绝对不是山野猛兽做的。”闫君山回答道。“不是山野猛兽做的?”赵天佑反驳说,“除了虎、豹、狼等,没有什么东西能将野山羊撕裂成这样。”
  闫君山脸色阴沉地转向赵天佑,将手中剑尖点向不远处的树梢。赵天佑顺着他剑遥指的方向望去,一颗心砰砰地跳动起来,只见三四十尺远处的树杈间,悬挂着一具山羊血淋淋的骨架,山羊肉像被一把无形的剔骨刀剔得干干净净一般。
  凌厉的北风吹得树木枝叶乱动,山羊血淋淋的骨架也随之摇摆,这是一幅让人汗毛竖立的惊悚画面。
  赵天佑将弓箭对准头顶上方的树枝,后退几步背靠一株古松,侧过头,颤抖着低声问闫君山道:“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所为……”话音未落,听得身后雪地上有脚步声呼哗呼哗传来。两人急转头,见石头深一脚浅一脚地赶了上来。
  石头喘着气叫道:“总算追上你们了,逮到野山羊了没有?”他一路急赶,呼吸不畅,此时见到两人,便停留下来在不远处歇口气。
  闫君山握紧了手中的古剑,竖起双耳倾听着周边的动静,沉默了一会儿,回答赵天佑道:“能在树梢啃食山羊,在太白山恐怕就只有传说的山精夜叉了。”
  赵天佑向四周死气沉沉,阴森晦暗的树林望去,觉得幽暗光影中似乎有冰冷而嗜血的目光在暗处监视窥探自己,不由打了几个冷颤,心中只想马上逃离回山下,坐在柴火熊熊的火堆边享受热茶。
  赵天佑转头对闫君山道:“我们必须立刻离开这个地方,我感知到密林的深处有东西在死死地盯住我们。”
  “走,恐怕我们都走不了啦!如果你看看石头的头顶,就知道我们有多危险。”闫君山没有看赵天佑,满脸苍白地望向石头走来的方向说。不知为何,他握剑的手抖动了几下。赵天佑知道闫君山已是一名优秀的剑客,手沉稳非常,心中惊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不由抬眼向石头头顶望去。
  小道两边的大树将树枝伸出,紧紧地交织缠绕在一起,形成一条长长的树网。
  两人惊惧的目光落在石头头顶上方,只见一只似人非人,似猿非猿的动物,正从远处沿着树网爬向石头的头顶上方。它尖嘴猴腮,满口尖牙,目露凶光,全身皆是黄褐色细毛。
  “石头,快跑!”闫君山声音嘶哑,用尽全力高喊道。
  阵阵冷风飒飒地吹过树林,将闫君山的嘶叫声送到了石头的耳中。猎人的警觉之心猛然跳动起来,石头转头一撇,立刻旋风般向前冲出,奔向两位同伴。但他头顶的怪物更快,只见它手脚并用,一荡就是十来尺,几个起落已挂在石头头顶正上方,随后一个俯冲,一只利爪已插入石头头顶。
  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响起,血从石头头顶冲洒而出。
  石头向前冲出三四尺方才停下,扑通一声摔倒在雪地中,高大笨重的身躯将几块雪团挤压得飞了起来。
  怪物在空中轻捷的翻了几个身,扑翻在石头的面前,露出古怪的笑容,伸出长长的舌头舔着爪子上流淌着的鲜血。
  赵天佑用尽全力将弓弦拉满,嗖的一声向怪物心脏射出一箭。
  这是足以射杀猛兽的一箭。
  闫君山没有动,因为他听到背后的树林间响起几道沙沙的脚步声,接着数道寒光四射在他的身上,令他透体生寒。
  他猛然转过身去,宝剑剑尖在身前划了一道圆弧。
  怪物听得箭响,头一转,咯的一声张口将箭咬在口中,抬起头冷冷地望向赵天佑。赵天佑倒抽了一口冷气,取下腰间铁叉,警告对方喊道:“不要过来!”铁叉的冰凉感传递到双手,那是寒彻骨头的冰冷。
  怪物低低地吼叫了一声,转过身,在雪地上几个纵跳,然跳上树梢,消失在阴暗的树林中。赵天佑刚松了口气,忽听得背后的闫君山对自己说:“天佑,你全力赶到山下,叫堡中的人来捕狼。”赵天佑向后一看,刚刚放下的心瞬间又提到嗓子眼处,只见距离两人不远的树林里,悄无声息地站立着六只野狼。
  它们身躯粗大,比普通狼足足要大上一倍,显得出奇的雄健。最不寻常的是它们的眼睛,那是鲜红色与宝石蓝色交织的颜色,而瞳仁深处像是有一点炭火在诡异的燃烧。
  闫君山与赵天佑慢慢退步到一株古树下,紧挨着背靠大树。六只狼踏着轻盈的脚步向两人慢慢围拢过来,只听一声嘶哑的凶叫声响起后,野狼们嚎叫着扑向赵天佑与闫君山。
  赵天佑背靠古树,双手将铁叉连刺,逼住扑上来的两只恶狼。
  闫君山挺剑向前走出二小步,猛地后退一步后,拔身而起,右脚在树干一蹬,借后蹬之力箭一般凌空射出前扑,剑尖向下一点,点向正面攻来野狼的头盖骨。
  闫君山看到锋利的剑尖削落了身前野狼的几根狼毛,似乎就要听到了剑尖插入野狼头颅时的那一声噗的一声响。
  但亮灿灿的雪地上,一道比白雪还白亮的身影猛然撞向空中的闫君山,狠狠撞在他左肋之上。身在半空,闫君山听到自己的骨头咯咯连响断了几根,然后身不由己滚落在雪地。闫君山落地之际,急忙右手一抓,抓住雪地上一株小树根部,方才止住身形。
  他抬眼望去,只见不远处是一只小牛般雄壮的白色野狼正死死盯住他,眼眸正中是一团炭火般诡异燃烧的火焰。
  闫君山挣扎着手扶小树站起,望着被三只野狼撕扯的赵天佑苦笑了一下,心中道:“好狡猾的狼王,不但有超一流的隐藏之术,出击的时机也掌控得恰到好处。”望望落在一只野狼脚边的宝剑,他咬牙握紧了拳头。
  一只野狼缓步上前,将闫君山的宝剑叼起,送到白色狼王面前。群狼吃完赵天佑,形成一道圆弧向闫君山包围过来。
  鲜血在天空狂洒,凄厉的叫声撕裂了太白山天空。
  狼王领着六只野狼在雪地间纵跃前行,一落数尺,向太白山深处奔去。
  它们越过一株株古树,翻过一道道山梁,奔到一座山头之上。山头上,一位老者戴着刻有恶狼狼头的黄铜面具,身影挺拔如旗杆,背负双手,静默地远眺着秦岭群山。
  狼王领着六只野狼军士般整齐划一地落在老者身边站定,一起望向山顶之下的一片开阔平地。开阔的平地上,只见二指般粗的铁条焊接出上百个方格大铁笼,每个大铁笼里都豢养着二三十只野狼。一眼望去,野狼密密麻麻,竟有四五千头之多。
  狼王仰天一阵长嚎,群狼闻声一起仰望山头的老者和狼王,同时应声而嚎。数千道嚎声顿时冲天发出,似千军万马般一起呐喊,震动山野。老者冷冷道:“划出禁区,凡有入禁区者,杀无赦!”
  傍晚,如席的雪花从昏暗而浩瀚的太白山上空纷纷飘落。不多久,太白山附近的山川田野和村庄全都笼罩在白蒙蒙的大雪之中,天地一片洁白!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