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云中文网

第两百二十章青云书院

小说:我的魔教圣女大人 作者:锤死你 更新时间:2021-09-25 17:56
  ,我的魔教圣女大人
  第二天,青云书院的人来接齐彧了,也就是那个副院长。
  除了前几天看见的三人,齐彧还看见了一个熟人,魏仲!
  这魏仲似乎是青云书院的学生,年轻的时候在青云书院学习过。
  不过不管怎么样,去就是了。
  青云书院在东方,靠海,在往东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从江州城到青云书院,只用了三天的时间。
  这马车好像还是一件圣遗物,是一个儒家的亚圣留下的。
  日行万里,轻轻松松,因为是用飞的。
  拉车的马有一对翅膀,会飞,似乎是一种妖兽。
  青云书院的所在地,原本是一个王朝的国都,叫大齐王朝,不过后来被灭了,这一片地域也被叫做齐地。
  而青云书院,就在齐地中一个靠海的大城市。
  这城叫墨海城,这里的居民,大多数都是读书人,这里书香气息非常的浓郁。
  街上大多数都是字画笔墨居多,齐彧在马车中,看得倒也是别有一番趣味。
  青云书院,天下读书人心中的圣地,果然不是吹的啊!
  齐彧乘坐的马车,似乎很有来头,街上的行人都纷纷退让,然后用好奇的目光注视着马车。
  青云书院在墨海城的正中心,周围的建筑物,都是以青云书院为原点建造的。
  马车一路驶进青云书院,和道教的长生观朴素不同,青云书院装修的很有风格,占地面积也很大,一眼望去全部都是阁楼。
  不少儒生正在上课,隐约还能听见先生的讲课声。
  由副院长带路,齐彧来到了一栋阁楼,看见了青云书院的院长杨勋。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一身青色儒袍,很是和蔼可亲。
  不过他却是坐在轮椅上的,看着就很虚弱的样子。
  “小友,你来了,等你很久了!”杨勋微笑道。
  齐彧揖手行礼,说道:“拜见院长!”
  杨勋点了点头,笑道:“小友,你舟车劳顿,先行歇息吧!”
  齐彧摇了摇头,说道:“院长,你还是和我说说,你们青云书院的才气石碑的问题吧。”
  院长无奈笑了笑,然后看向魏仲,道:“魏师弟,你就带齐彧小友去看看吧!”
  站在齐彧身后的魏仲点了点头,然后带着齐彧离开了院长的房间。
  齐彧临走前,瞥了一眼杨勋。
  这老头应该是时日无多了,他身上的死气和老人班非常的严重。
  这老头,应该是算是无限的接近宗师了,可也仅仅只是无限而已,却没办法碰触到宗师。
  一般的宗师,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
  甚至于在他身上,齐彧感觉到一股危险,仿佛被一只猎豹看着一般。
  齐彧走后,副院长走到杨勋身后,推着轮椅走到屋檐下,看着院子中的池塘。
  “师兄,如果齐彧他也失败了,那我们该如何?”副院长问道。
  杨勋想了想后,很是洒脱的一笑,说道:“失败就失败了吧,我们也别无选择了。”
  副院长皱眉,可很快就舒展开了,因为杨勋说的是对的。
  现在的才气石碑,可已经在破碎的边缘了,最后只能再进行一次挑战了。
  齐彧失败了,那么石碑就会碎裂,以后将不会再有才气石碑,他们也将永远的失去了儒圣的传承。
  ……
  齐彧跟着魏仲,走到了一片树林中,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木。
  这青云书院后面居然是一座大山!
  沿着石阶往山上走,齐彧终于在山亭看见了才气石碑。
  石碑高三丈宽一丈五,厚度有差不多一尺,碑面光滑,很明显是被风雨侵蚀冲刷的。
  这才气石碑,其实也就是一块很普通的石碑而已。
  而且是一块已经快要碎掉了的石碑!
  因为碑面是密密麻麻的裂痕,最深的一条甚至于都快要塞进去一根手指了。
  齐彧不由自主的走近看了起来,刚刚想摸一摸,魏仲就拉住了他的手。
  “别乱碰,你会受伤的!”魏仲严肃说道。
  齐彧皱了皱眉,问道:“受伤是什么意思?”
  魏仲看着石碑,眼神凝重,说道:“这块石碑是儒圣留下来的,数千来,从未被人损坏过一丝一毫。”
  “你贸然碰触,可能会发生一些危险,或者是提前进行挑战,以你现在的实力,去了无疑是找死了。”
  齐彧皱起眉头,问道:“会死的吗?”
  副院长可没有告诉自己,挑战失败会死啊!
  魏仲摇了摇头,说道:“不会死,可却是会被石碑吸走全部的才气,并且剥夺了再修炼才气的资格。”
  齐彧扭头看向石碑,这天下之大,还真的是无奇不有啊!
  剥夺真气的石碑,看来这石碑就是靠着这种手段来进行能量补充的啊!
  “魏老,你说数千年来这石碑没有人能损伤他一分一毫,那么这上面的裂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石碑内残留的才气即将耗尽了?”齐彧问道。
  魏仲脸色不变,不过却是翻翻白眼,石碑会变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吗?
  当初齐彧才气成龙,直冲云霄,才气石碑生出感应,然后碎裂了。
  所以硬要说的话,齐彧就是将石碑给弄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按照他们的估计,碎成这样,顶多只能再支持一次挑战。
  不论输赢,石碑都会彻底的碎裂。
  “这石碑,是被一个很没有下限的人给弄成这样的,齐彧小友你还是不要问了。”魏仲道。
  魏仲不愿意多说,齐彧也自然不会再问了。
  可想着能把石碑弄成这样的人,肯定很厉害了啊。
  数千年来,应该也是有宗师对着石碑出手过的,可石碑依旧坚挺,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损伤。
  那么那个能把石碑打成这样的,最起码也是宗师起步,甚至于极有可能的一个亚圣了。
  “魏老,传承是怎么进行的?摸上去就行了吗?”齐彧问道。
  魏仲摇摇头,道:“不是的,我儒家有一种异术,能够唤醒石碑中的儒圣分身,只有儒圣分身认可了,才能进行传承挑战。”
  “上一个进行挑战的是谁?”齐彧问道。
  魏仲瞥了一眼山下的阁楼,然后语气有些感慨,说道:“上一个进行挑战的,就是院长!”
  齐彧大吃一惊,那个刚才和蔼的老人?
  “怎么回事?不是说失败后,会被剥夺所有的才气,无法在修炼才气吗?我刚才看见院长是有才气的啊!”齐彧急忙问道。
  魏仲一脸惋惜,说道:“院长他没有输,可也没有赢,和儒圣打成了平手,所以他只被抽走了才气,那些才气,重修回来就行了。”
  齐彧一脸愕然,如果杨勋没有成为宗师,就和儒圣的分身的打成了平手。
  那如果他成为了宗师,岂不是要上天了啊?
  这样的人,就是一根筋偏偏修儒家的功法?
  长生的诱惑力有那么大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