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云中文网

第一百六十三章 爆竹声中一岁除

小说:开局聊斋打铁十五年 作者:实属弟中之弟 更新时间:2021-09-25 12:54
  一盏茶的功夫,只听到爆炸声传来,纸屋彻底化成了漫天的碎片。
  本来还喜笑颜开的纸片人顿时愣住了,手中的奶棒剑掉在了地上,整个人浑浑噩噩的看着秦白。
  纸狐狸软趴趴的倒在地上,唯独纸蜘蛛没有意识到什么,依旧用蛛丝在半空中荡来荡去。
  “失误,失误……”
  秦白讪笑了下,幽怨的目光盯着自己,他连忙补救,在积分商城里翻找了一下,但并没有找到太好的材料。
  随后一思索,他干脆在水族箱中挑选一片看上去最为坚韧的水草叶,裁剪出大概后,将符阵刻画在了上面。
  这次秦白真气充沛,特地在纸屋上刻画了十个太阴阵才停下了手,顿时浓郁的阴气从中散发出来,又随即收敛。
  他摄入了几个血纸人,在纸屋的滋养下,原本已经到达上限的血纸人隐隐又生出了变化。
  可惜材料受限,纸屋上刻画的太阴阵已经到达极限,不过以纸片人它们的修为来说绰绰有余了。
  新的纸屋看上去更加的精美,顿时吸引了三个小家伙的注意力。
  秦白将纸屋的大门打开便任由它们玩闹,自己取出剑袋继续刻画符阵。
  有了前一次的失败经验,剑袋刻画的还算是顺利,秦白干脆刻画了十二个太阴阵,到达了剑袋容纳的极限。
  理论上来说剑袋还有一面可以刻画,不过那是留给酝养飞剑的法阵,只等着下次从燕赤霞手中忽悠。
  一切准备就绪后,秦白感觉自己已经手热,便将道袍取了出来。
  首先是刻画能够大小自如的法阵,以免自己施展锻铁神通的时候将衣服撑坏。
  这法阵不用额外兑换法器,秦白的那口铁锅上就有,闲暇无事的时候他也练习过,很是顺利的刻画了上去。
  接下去就比较繁琐了,他在积分商城里找寻了起来。
  最后在把菜刀上发现了能够随着时间修复微小破损的法阵,以及在高压锅上发现了增加防御和韧性的法阵。
  等到道袍完成后,已经过去五六天了,长时间的集中精神导致秦白脑袋有些隐隐作痛。
  不过道袍显然有些太过于亮眼,秦白只得先收了起来,毕竟这次签到任务还是以低调为主。
  虽然有所波澜,但闭关算是圆满结束了。
  修为得以突破,该做的准备也已经差不多,他眼看着签到任务只剩下六日的时间,也差不过该出发了。
  秦白先回了一趟姑苏城将佛经都交还给了魏连章,里面的法门抽空抄写了一份,至于对方怎么处理就和自己无关了。
  左千户已经带着士兵离开,而王生的边巡军也加入其中,知秋一叶则继续南下。
  路过含山的时候,秦白远远的望了眼,山顶的废墟被完全推到了,已经没了重建的打算。
  原本含山寺的僧人大多都已经还俗,只剩下了不到十人,他们由孝然带着在不远处的一座荒山上又建起了寺庙。
  新的寺庙规模不大,就连日常的吃食都要自行种植,而且荒山根本无人经过,更别说什么香火了。
  含山寺的名字也已经废弃不用,牌匾上赫然刻着“寒山寺”。
  孝然与沙弥用泥土塑着佛像,表情无比的虔诚,虽然新的佛像没有金箔加身,但怎么看也远比之前更有禅意。
  紧峭江风结冻云,棕帘不暖拨灰人。
  姑苏城中驶出一辆马车,上面没有太多的装饰,但明眼人一看便知是用上好的硬木制成。
  马车由一头体型庞大的野猪拉着,虽然惹人眼球,但官道上并没有什么路人,倒也无事。
  老猿身穿着蓑衣斗笠,浑身的毛发都被遮了起来,它坐在车夫的位置,斜躺着呼呼大睡。
  驴子跟在马车的后面,口里悠闲的哼唱着姑苏小调,原本是它来拉车的,但有了野猪后便不用亲力亲为了。
  熊猫则局促的与秦白一起坐在车里,它打扮是护卫的模样,并且头上带着个摩托车头盔。
  这头盔是秦白闭关时闲暇无事修补的,因为熊猫脑袋太大,哪怕斗笠也很难遮蔽,就干脆把头盔给它戴了。
  野猪不管是力气还是耐性都极强,哪怕车里有秦白与熊猫都显得游刃有余,并且速度也不慢。
  随着靠近杭城,秦白已经尘封许久的记忆逐渐回想了起来。
  不像是日新月异的现代都市,古代变化并不快,那些临水而建的农庄除了看上去更加老旧以外,没有太大的区别。
  小溪旁一群农妇正在洗着衣服,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她们的脸都被冻的通红。
  当秦白这辆古怪的马车路过时,顿时吸引了她们的注意力。
  农妇们只敢远远的看着,同时嘴里议论纷纷,猜测马车中的是何许人也。
  秦白从中探出头来,他依稀记得二十年前来这农庄卖过柴火,当时自己不过是十岁出头的顽童。
  而他原本居住的村庄在更加偏僻的地方。
  马车停了下来,秦白从中出来向着小溪边走去,农妇见此各自拿起了衣物,随时准备退走。
  不过秦白在离她们十米有余的位置就停了下来,随后高喊着问道。
  “各位乡里乡亲,青梅庄可还好?”
  农妇们面面相觑,沉默了片刻后,其中一人回道:“这位壮士可是寻亲?”
  “对。”
  “青梅庄早荒废多年,里面的人已经搬走,据说十几年前有不干净的东西,你可以去杭城找找。”
  农妇们说完后便转身走了,实在是秦白高大的体型让她们胆战心惊。
  秦白眉头紧锁着返回马车上,要说自己有多深的感情倒也没有,只是有些唏嘘罢了。
  看来当年因为签到任务的关系,他哪怕及时退走依旧有妖魔现世,好在村子里的人并无大碍。
  马车继续向着杭城的方向而去,日暮低垂,不知不觉已是傍晚。
  秦白在里面盘腿坐着,等鼻子闻到一股烟火味时,他立刻掀开帘布。
  绚烂的烟火在半空中绽放,在熟悉的喧闹声中,杭城已经临近。
  此时秦白才意识到今夜已是除夕,一盏盏如同繁星的孔明灯升起,鞭炮声络绎不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