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云中文

2.我要他道歉!

小说:天元医圣 作者:门仙人 更新时间:2022-09-30 08:56
  火光冲天,喊杀声充斥着整个韩门。
  韩门剩下的人很快便被逼回到了内院。
  两方人马在那处房子旁对峙了起来。
  天霜门一方人群从中分开,走出一名眉须皆白的清瘦老者走出。
  “李福,韩门祸首已经伏诛,你等还要执迷不悟吗?
  若是现在迷途知返,放下武器,老夫可保你们之中无辜之人一条生路。”
  吱呀,随着一声门响,额头上绑着白布条的韩天羽出现在众人视线中,身边跟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正是对方口中的李福。
  “冷不言,休要多言,今天霜门势大,来犯我韩门,老夫愿与韩门共存亡。”
  冷不言叹了口气,神色惋惜的摇摇头:“还是执迷不悟吗?”
  为首的韩天羽突然夺过一旁守卫手中长剑,站在台阶上剑尖指向冷不言:“老匹夫,你看看周围的样子,现在还在假仁假义,不觉得做作吗?”
  冷不言眉头皱起,声音微冷:“你这毛头小子是谁?胆敢对老夫出言不逊。”
  李福后退半步,站与韩天羽身后:“馆主惨死,大少主与二少主不见踪影,现在韩门上下当天羽少主马首是瞻。”
  “原来是韩门三少主韩天羽,这个名字就是在我们天霜门所在的临城都小有名气,还真是英雄少年呀。
  你还有大好的年华,切莫自误,放下武器,待天霜门查明真相,若此事与你无关,可留得一条性命。”
  韩天羽声音悲愤:“你杀我师傅,屠我同门,此仇不共戴天,想让我放下武器,除非你们都自刎谢罪。”
  冷不言脸上漏出嘲讽神色:“杀你师傅?我等一直在前门从未攻入,何时进入你背后的房子,又怎么杀你师傅。”
  冷静下来的韩天羽也知道师傅的死一定另有隐情,因为房间根本没有搏斗的痕迹。
  师傅虽然沉醉与医学,实力在北域不算顶尖,但也是高手一列,怎么可能毫无反抗的被人击杀。
  只是还没等韩天羽再次开口,冷不言身边一个穿着白袍的灰发老者冷声道:“冷执事何须与这些贼子多言,把他们全部拿下,待他们吃够了苦头自然会说明内情。”
  冷不言听后向前几步:“老夫也没有多的耐心了,你们是要投降还是死在这里。”
  韩天羽将心中疑惑还放到一边,横剑立与台阶之上,眼神坚毅:“韩门众人,今天可愿随我韩天羽死战。”
  平静的声音下似乎是有波涛汹涌在酝酿,李福首先开口:“愿随天羽少主死战。”
  旁边的护卫抽刀立于韩天羽身后:“死战!”
  声浪渐渐影响身边之人,原本犹豫的韩门众人眼神也渐渐变的坚定:“死战,死战!”
  冷不言看着韩门众人气势攀升,大有玉石俱焚的勇气,每个人都视死如归,反而令自己这边众人不敢冒然上前。
  不禁一阵恼怒,本想用言语分化韩门众人,却没想到被韩天羽几句话化解,反而变成了眼前这种局势。
  一声冷哼,强大的灵压让全场安静了下来,冷不言脸上没有了笑容:“既然你们找死,老夫便成全你们。”
  他只是抬手向前打出一掌,明明是推在了空处,韩天羽却感觉空气中所有的灵力都开始在他的影响下产生变化。
  冷不言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特殊的灵力波动,散乱的灵力在他体内的灵力领导下开始重组,最终为了一个掌印向着韩天羽袭来。
  “凝血掌!”李福神色一沉,不见有所动作,身形却已经到了韩天羽身前,一掌拍在了那个虚幻的掌印之上。
  掌印消散,灵气形成的阵风吹的众人衣衫做响。
  “住手!”就在众人即将短兵相接之际,门外高声传来,犹如春雷乍响,让所有人手上动作一慢。
  冷不言挥手,他身后之人也都停下动作,李福出再次站到韩天羽身后,众人都看向了正门方向。
  “狂雷吼,狮心狮长老怎么会来这里?”冷不言心中疑惑。
  很快门口就出现了一个魁梧老者,满头的黑发与胡子连在一起,显得威严不凡。
  “冷执事,带人退下吧。”魁梧老者声音洪亮如钟。
  “可是,狮长老,门主有今,要覆灭韩门,找到大公子下落,如今门主就在城中等候,让我怎么交差。”
  冷不言脸上露出为难神色,他是受门主之令前来,若是无法完成任务,只怕回去无法交差。
  “冷执事不必担心。”魁梧老者身后走出一名少年,抬手便将一物抛向冷不言“看看此物是何。”
  冷不言接住那少年抛的东西,定睛一看惊讶道“门主手谕!”
  连忙拆开,而在手谕上只有四个字“特赦韩门”。
  冷不言虽然心中惊讶,但手谕上的天霜门暗记却做不得假。
  虽然不明白门主为何特赦韩门,但冷不言还是双手抱拳,对狮心方向恭敬道:“遵门主口谕。”
  说完挥手,身后众人慢慢都退到了狮心身后。
  而在少年出现的瞬间,韩门这边就响起了骚动:“二少主,韩胜之少主,怎么会和天霜门的人在一起。”
  而天霜门众人退到门外后,韩胜之也来到韩门众人面前。
  “二师兄,这是怎么回事?”韩天羽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颖惑。
  ”师傅察觉到韩门被人诬陷后,手书一封交由我,将我从暗道送出,让我想办法将其交给天霜门主。
  还好云城我还算比较熟悉,很快找到了天霜门据点,在我到达后,刚好遇见狮长老,在听明我的来意后便带我见了天霜门主。
  在他看过书信后,就给了我那份手谕,随后我与狮长老便赶了回来。”
  ”对了,师傅他老人家呢,我走的时候师傅很是担忧,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师傅。“
  韩门众人闻言都安静了下来。
  ”你们,怎么了?“韩胜之感觉气氛不对,这时他才注意到韩天羽头上缠着的白布,双手抓住韩天羽双肩:“三师弟,师傅他人呢。”
  韩天羽神色悲哀,“师傅,师傅不在了。”
  韩胜之闻言踉跄退后几步,双手无力垂落:“怎么可能,我走之时师傅明明还好好的。
  是谁,是谁杀害了师傅。”
  “是他们,就是这些贼子毁了韩门。”韩天羽指着门外众人。
  天霜门众人本计划离开,听见韩天羽的声音后,为首的狮长老眉头一皱,脸上明显不悦,脚步也停了下来。
  “小辈,你说什么。”狮长老灵压扩散,许多人甚至无法站稳。
  首当其冲的韩天羽更是感觉周身灵力变的浓稠,如同一座大山压在自己身上,让他忍不住的要跪下。
  顿了一下,韩天羽仍然一步步向前,慢慢走下台阶,虽然走的艰难,可他走的每一步都异常坚定。
  仿佛能听见自己的骨头在呻吟,可韩天羽仍旧一步一字的说道:“若不是你们,韩门不会遭此大难,师傅也不会无故而死,现在你们却想一走了之。”
  当把这些话说完时,韩天羽已经站在了狮长老身前。
  此刻的他吩咐能听见自己的骨头在呻吟,可是身躯仍然笔直的站着。
  ”小辈,你想怎么?“毕竟门主传下特赦手谕后,他若在对韩门之人出手便不再合理。
  而这次天霜门广发天霜令,来的同道太多,这种事情一旦自己处理不好,便会给天霜门带来不好的影响。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自己早就一掌拍死这个在自己眼前蹦跶的蝼蚁。
  韩天羽没有看狮心发黑的脸色,只是再次抬起手中之剑,剑尖指向他身后一人:”我要他,为我师傅,还有枉死的师兄弟们,
  道歉。”
  所指之人,正是冷不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