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云中文

天荒

小说:天荒归途 作者:作家韩邱明月 更新时间:2022-10-02 05:56
  BJ,是中国经济?化的中?,也是?个历史悠久城市,它凝聚着中华古代?明的精华,有着灿烂的?化、悠久的历史、丰富的古迹,其?化内涵博?精深,?化现象绚丽多彩,?穷?尽。BJ的历史构成了它最鲜明的城市特征。高楼大厦,钢筋水泥,璀璨灯火,艳丽的绚灿,梦幻般的繁华。
  这些年来,韩天荒为了生计,匍匐前行,颠簸流离在每一个陌生的城市。人潮车流中,他的身影愈发寂寥,就连脚步也越来越沉重,没有时间停下来赏悦城市的美景,更没有机会享受城市的繁华。
  一路走来韩天荒满身的疲惫,回到租住的棚屋马上开始做饭,在这个不足十平米的小屋里连做饭也仅仅是紧挨着床的,土豆片炒辣椒一碗米碗,简单的饭莱,韩天荒却吃的特别香。“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韩天荒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接通!喂:燕孑,你有什么事吗?天荒,我爸爸生病了,对面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呜咽声!我要回家去照顾爸爸要用一些钱你那有吗?有,你用多少?韩天荒想都没想就问道。大概要五万吧!燕孑嗫嚅着道。这么多啊!韩天荒道。燕孑沉默了一下说道:这次如果我爸爸好起来我们就结婚行吗天荒?嗯…嗯…韩天荒忙不迭的答应着。燕孑我这就转给你,韩天荒挂断电话用手机转了5万一千块钱给燕孑。看着对方收款后马上又发了一条信息给燕子,“燕子这一千块钱给你爸买些营养品”,嗯…嗯…然后再没了消息。
  草草吃完了饭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韩天荒躺在床上看着手机发呆,憧憬着和燕孑再相聚的那天,也许再相聚燕孑就是他媳妇儿了吧!这样想着想着韩天荒情不自禁的笑了,也渐渐的睡去。
  夜已深
  也许只有天边的月辉和清凉的风才知道梦是多么朦胧吧!!
  翌日,韩天荒早早的就起了床,这是他来京城我养成的一种习惯,天天清晨去附近公园晨跑,正好今天是周日放假,跑步回来,韩天荒用湿毛巾擦了擦身孑才又穿好出门。今天他想去潘家园转一转,来到BJ三年还没去过任何一处景点,韩天荒从小受爷爷的熏陶喜欢一些古物,虽然没什么钱,但开开眼界总也是好的,坐上地铁一路拥挤着,再有两站就到了,韩天荒不时的看着站点信息。到“劲松桥南”了,出来到地铁站台上远远的就看见潘家园三个大字金光闪闪的映射在眼中。韩天荒慢步行去,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什么都比较新奇,一路走一路瓷,各种玉石珠串古玩瓷罐琳琅满目,吆喝声呼叫声那是声声入耳呀!看到如此景象韩天荒也是满心的激情迸发。一边走一边问问这问问那好不新奇。
  这时来到了一个玉石摊位前,伏下身子慢慢看了起来,“老板这块玉多少钱?忽然旁边一个胖敦敦的中年男人拿着一块玉璜朝摊主问道。嘿!兄弟真有您的唉,这是我这摊位上最好一块玉,真有眼光了您呐,老板操着一口京片了答非所问道。中年人可能也是个外行,有些不耐烦的道:就说多少钱吧!别说那虚的。摊主伸出两根手指道:两万块不二价,胖子中年人看了看手中的玉又看了看摊主放下手中的玉磺,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摊主也不着恼,冲着韩天荒笑了笑,指着刚才的玉璜道:那个人不识货,小兄弟要不您上眼瞧瞧,韩天荒看了看道:我不懂也没那么多的钱。摊主道:小兄弟如果真看中了可以便宜点给你。韩天荒道:我只有兩千块。摊主一脸的肉庝道:遇到就是缘份,小兄弟如果真想要也可以,但您可不能对别人说价格。韩天荒也一脸诚恳的道:老板放心我一定不会说。拿出手机,韩天荒要来摊主VX付款,然后让摊主拿张纸把玉璜卷好放进兜里,起身继续逛了起来。
  时间一晃而过,拿出手机,韩天荒看了看时间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这才想起早饭都没吃,难怪肚孑有些饿呢!韩天荒迈步朝潘家园大门外走去,想在附近找一个吃饭的地方。竹叶掩映,绿树成荫。走在马路边的林荫路上远远的就看见一排餐馆。于是韩天荒加快脚步而去。就在路过一家如家宾馆之际,韩天荒促不及防的撞到了一个人,对不起,对不起,韩天荒连忙道歉。你特么瞎啊!一个男声传来。韩天荒抬头,一瞬间愣在了那里,燕子,你怎么怎么在这里?韩天荒不可置信的问道。我…我…女孩支吾的声音传来。你们认识?这是男人对燕孑的问话。嗯,燕子低低的回应。他是谁?几乎同时韩天荒和男人异口同声道。燕子看了看韩天荒又看了看男人,终于像决定了什么一样,看着韩天荒淡淡的道:即然你都看见了也没必要再瞒你了,这是邵阳我男朋友。韩天荒一脸的悲愤道:那我算什么?昨晚你说你爸爸生病要用钱都是骗我的吗?对,一切都是骗你的,燕子又冷冷道。
  韩天荒我们根本就不可能的,你就算一天打两份工也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而邵阳家里是开公司的,我也只想过的好一些的生活。
  呵呵…呵呵…韩天荒自嘲的笑了笑嘶吼道:陆飞燕这就是你的理由吗?好,好,我祝你幸福。韩天荒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只是转身的瞬间泪水滑落了脸庞,也许这是我最后的尊严吧!韩天荒这样想着!
  韩天荒漫无目的心如死灰的走着,忽然看见路边的共享电动车,也许是走累了,也许是不想那么走着了,扫了一辆电瓶车,骑上飞驰而去。
  街上车流川动,就在一处红绿灯交换的时侯,一辆电动车疾驰而来,而另一侧一辆SUV也急速行来,黄灯起,一声巨响在人行横道处传来,紧接着哗啦啦电动车和汽车前挡的碎片四处溅射,人行道两边的人群惊慌逃避。远远的只见一个人满身血污躺在马路的中间,SUV车上也挣扎着下来一个一身酒气的中年男孑,他慢步的来到韩天荒身前,伏下身子探了探鼻息,心中一惊,忙不迭掏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韩天荒只觉得自己飞起来了,又重重的撞在地上,那一瞬间他想起了父母,想起了还未成年的妹妹,想起了那个叫碗铺的村庄,那里有他的童年,有他的初恋,更有他的亲人。我才22岁啊!我好不甘啊!渐渐的黑暗袭来,直到没了支觉。
  深秋,薄念。花不语风却懂,有些人近了远了,有些人来了去了..你看,匆匆一年又是秋岁月不堪数,故人不如初。不过在这人间暂坐,却要历经万千沧桑,孰不知天荒也有尽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