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云中文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命数

小说:若华的小时空直播间 作者:弄雪天子 更新时间:2019-03-03 21:40

  娃娃脸一跑,方若华紧随其后吵吵嚷嚷地也消失无踪。
  那群围着看热闹的大爷大妈,一时惊呆,对于这颇为惊悚的操作更是议论纷纷。
  娃娃脸一张脸长得极显小,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不到,后面那姑娘怎么也有十七八,和娃娃脸的年岁相差无几,要是娃娃脸和姑娘的母亲有什么瓜葛……可真是不像话。
  半晌,大家伙才扔了手里的各种广告传单,宣传册子,一个接一个散了去。
  这个年纪的老人,多多少少都要开始操心自己的养老生活,哪怕是有儿女的,也并不是每一个都愿意增加儿女的负担,他们见到这类专门为老年人准备的养老服务,本能地便会很心动,当然,也不会不谨慎,如今见到娃娃脸的表现,只看他逃跑的姿态,就知道这小子必然是心里有鬼。
  既然如此,谁也不会觉得他提出来的养老服务靠谱。
  一时间凌乱的广告册子和宣传单乱飞,广场上又恢复了平静。
  方若华并没有四处张望,一低头,进了隔壁超市,从后门悄然而去。
  她认识那个娃娃脸。
  原主的记忆中有关他的记忆相当深刻,在黑耙子那一伙人里,这家伙做得最多的是拆白党的活儿,而且专骗中老年妇女,还荤素不忌,不管对方已婚还是未婚,这把年岁的中老年妇女,未婚的寥寥无几,多是子女已经长大成人,手头上有些闲钱的那一类。
  这家伙坑受害人坑到家破人亡程度的,可也不在少数。
  他通常用的名字就有乔坤。也正因为如此,方若华一张口,他自然就心虚,哪怕不认得方若华,一样不会怀疑这是受害者找了来。
  “该死的,我这都一年多没在B市钓过‘空子’,今天莫名其妙碰上一个麻烦,倒霉。”
  乔坤皱着眉,心情不太好,进了一家名为四季的酒店,在房间里转了两圈,还没找地方坐下,就听见门一开,一个黑色丝绸衬衫,须发半白,面貌颇和蔼的老人家走进来。
  “耙爷。”
  屋里几个喝酒吃菜的男人连忙站起身。
  娃娃脸更是神色一紧。
  黑耙子冲他们摆摆手,让大家都落座,很是和蔼可亲地道:“最近大家的成绩我都看见了,都很努力。”
  屋子里的男人们纷纷道:“耙爷指导有方。”
  “都是师父教的好。”
  “是我教得好,你们做得也不错。”
  黑耙子笑道,“今天到场的都是去年一年工作成绩最优秀的员工和我亲爱的弟子们,你们在过去的一年里,有的合作顺利,做成了大项目,狂赚百万,有的虽然单打独斗,可是每一次生意都很成功,为我们的公司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我想,大家都已经算是成功人士了。就说咱们小乔,听说光在S市就置办了四个家,养了四个如花美眷?”
  屋子里几个男人都笑。
  乔坤讪讪道:“这不是……不换换胃口,我这也动力不足。”
  男人们笑声更大。
  “去你的吧,关了灯,什么女人不都一个样,还动力不足呢。”
  众人笑闹了一会儿,黑耙子也笑:“想想当年,我们多是苦出身,家里穷,没钱没势,别说娶媳妇,连饭都吃不上,是个人都站出来就能踩咱们一脚,多不容易。”
  “如今我们把有钱人兜里的钱,掏出来给我们自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世道就是这样的世道,弱肉强食,咱们不当强的那一个,就只能被人踩……”
  一干小伙子听得热泪盈眶,干劲十足,纷纷说起自己最近的打算。
  乔坤笑道:“小师妹这回没来,不过她成绩得算第一。”
  其他人都点头。
  黑耙子也很高兴,“没错,你们小师妹钓到了兴茂置业的那个吴老板,虽然花了两年多时间做准备,很是辛苦,可这笔生意做得好,如果操作得当,我们的公司和兴茂置业一合并,很有可能就上了新的台阶,大家以后都能体体面面地走到明面上,再拿钱回家给老婆孩子老爹老娘都不必怕有什么麻烦。”
  几句话,这些人越说越兴奋。
  黑耙子笑了笑,想了下,又叮嘱乔坤:“你最近做的生意,多注意些,别影响到正事。”
  “耙爷放心,虽然借了兴茂置业的名,可就是事发,也有背锅的人,再说,给吴老板找点麻烦,让他分分心,咱们小师妹行事也方便。”
  黑耙子点头:“你办事,我放心。”
  事情说的差不多,黑耙子拍拍手,外面陆续走进来一排美女,手中端着托盘上菜。
  菜是珍馐美食,美女个个穿着透明的衣裙,半遮半露,更显风情。
  房间里顿时传来靡靡之音。
  ……
  傍晚,方若华推门出来,就见平时总在四合院里吹拉弹唱的那几个老大爷,老大妈都不见踪影。
  “怎么?李奶奶不来,大爷大妈们玩得也没意思了?”
  拉三弦的老人家叹气:“哪啊,出大事了。”
  方若华一怔,不用她多问,院子里老老少少七嘴八舌地就把事情说清楚。
  李老太太前阵子不是出去旅游?据说玩得很好,到了地方人家好吃好喝好招待,住的又是非常漂亮的度假村,就在那儿,导游给介绍了个项目,说是旁边最好的地盘上正建老年公寓,是市政府牵头,好几个良心大企业建的养老项目,正接受投资,投资后可获得股份,签订协议,保证五年回本,如果不能的话双倍返还款项,而且能获取养老公寓VIP资格。
  如果将来要住养老公寓,每个月只缴纳基础生活补贴六百元即可。
  导游说得特别好,李老太太还见到好几位大老板和这项目老板的合影,团里好几个老伙计都想投资,又加上她最近正不痛快,总觉得身体好像越发不行了,一激动,签了协议,投资了九万八千八,把她大部分养老钱都投了进去。
  方若华心里一咯噔:“已经投了?”
  “可不是,李老太太从来都特别谨慎,走到哪儿把她存折带到哪儿,当时就在好几个工作人员和律师的陪同下,签了合同,又去银行转账付款,付完款还被招待着在当地最好的酒楼吃了一顿饭,和其他投资人老板什么的聚了聚,说了一通这项目到底有多么前途,老太天心满意足地回来,特别高兴。”
  “结果一回家,她大儿子一听就大怒,抓住老太太追问细节,拿了她手里的合同请了一个律师朋友来看,这一看,一查,可不要紧,导游说的话都是屁话,一句也不靠谱,那些公司什么的,网上确实有黄页,可都是皮包公司,还有的打电话过去问,根本就没这么回事,这养老项目根本不存在。”
  “老太天当时看到的工地,看到的那些正建造的建筑,人家是外国的投资商来投资一个酒店集群,和他们这养老公寓不搭边。”
  方若华并不意外。
  这世上做任何事都不能贪便宜,越是形容得花团锦簇,越是不可信。
  她不自觉想到今天在广场上见到的乔坤,似乎也正打老年人的主意。
  方若华知道,那帮人极嚣张,他们在B市活动,其他人就很难和他们在同一个领域争锋,李老太太恐怕也是着了这些人的道。
  四合院里的乡亲们都不免叹息,尤其是老人家,心中自是警觉。
  岁月无情,他们正在承受时间的残忍,心里早有隐忧,对自己手里攥着的那点养老钱分外看重,想一想养老钱都被骗走的后果,所有人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正说话,方若华忽然站起身,抬头一看,倏然变色。
  大家伙儿耳边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喊——“妈!”
  紧接着就看到李老太太从楼上一头栽了下来。
  “啊!”
  方若华伸手抓住门边的竹竿,小跑两步轻轻一撑,整个人就飞跃起来,半截腰松手拦腰抱住李老太太,一双腿夹着竹竿悠悠倒了下去。
  大门口前面卖艺的两个杂技演员齐齐把手底下的垫子向前一扔。
  方若华就在半空中调整了一下姿态,正好落到垫子上面。
  周围环境静了三秒,众人才扑过去,不少人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方若华到是没受伤,可一站起来就发现李老太太嘴巴有点歪斜,眼睛紧闭,脸色发青,登时变了脸,调整了一下老太太的姿态,先拿手指一拉一划,耳垂出了血,又给她轻轻按摩。
  噗通!
  李老太太的长子奔出门,看到自家母亲的模样,身体一软就跪倒在地,嘴唇哆哆嗦嗦,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半晌,救护车呼啸而至,医生把李老太太抬上救护车,她儿子才被推搡着一块儿上去。
  “妈,妈!”
  半空中传来凄惨的哭声。
  众人听了,心里都有些不忍心。
  李老太太不容易,早年失去丈夫,养了两个儿子,一个闺女,把这三个孩子拉扯大,那是真不容易,现在老了,老天爷还让她遭这么一难。
  发生这种事,大家也没有继续玩的心思,陆陆续续地散开。
  李老太太家的事,大家都很关心,过了两个小时,医院那边传了信,说是老太太醒了,没有什么大碍,不过还要住院观察。
  “阿弥陀佛,不幸中的万幸。”就连花洒几个都忍不住念了声佛。
  “姐,你出名了你知道不?而且享誉国际!”
  李老太太没事,花洒也有心思开玩笑了,“有个外国人到咱们B市玩,正好拍到你飞竿救李老太太那一幕,觉得忒新鲜,今天上午就蹲咱们门口,说要见识见识中国功夫!”
  “那帮大爷大妈们还有心思和那外国人吹牛,吹得好像咱们这一片,人人都有那本事似的,他听得懂多少中国话?”
  方若华笑眯眯盯着花洒:“作业做完了吗?”
  花洒:“……”
  打发了小孩子去做功课,方若华看了看天色,早点回屋睡觉。
  明天还有事情要做,是件大事。
  这天看起来不错,明天会是个艳阳高照的好日子。
  方若华回屋却有点睡不着,外面许默和阿穆,还有两个警官,从下午开始,一直在做各种宣传,告诫社区里的大爷大妈们,小心谨慎,以防诈骗。
  估计李老太太这事儿,是立案侦查去了,只是,这种案子就是查,能查清楚的可能性也比较小,那帮骗子精明得很,真正的头儿哪里会露面,出了事,下面有无数个小喽啰会为他们顶罪。
  就是那娃娃脸乔坤,也是个小人物。
  ……
  九龙广场
  今日广场上正举办车展,世界各地的很多豪车,名车齐聚,车模们个个摇曳生姿,形容秀美。
  最近几年老百姓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有钱人也越来越多,车也渐渐能进入寻常人家。
  广场上一时人流如织,还有不少豪商一口气提数量豪车。
  就是普通小康水平的人家,也愿意往性价比高,价格平和实用的国产车摊位上转转,不多时,价格较低的车就卖出去不少。
  像B市这类大都市,早两年还好,这两年出行竟偶尔会堵车,好多祖祖辈辈生活在B市的人,都忍不住心生感叹。
  早些年,那都是单位才能有辆车,领导干部才会坐车,寻常普通老百姓哪里敢想?
  坐都没得坐,更不要说买辆车自家用了。
  “去,去,那边那个算命的,别在这儿捣乱。”
  巡逻的保安正忙得焦头烂额,就看见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在旁边石阶上摆了张桌子,又竖起黑底红字的旗,上面龙飞凤舞地写了四个大字——‘卦资随缘’。
  这么年纪轻轻不学好,跑到这儿来坑蒙拐骗,别的时候也就算了,都是讨生活的可怜人,但是今天来往的都是大老板,万一惹到了什么大人物,不光这算命的讨不了好,他们一样丢饭碗。
  保安喊了两声,见算命姑娘和没听见似的,揣着手,闭着眼睛倚在椅背上轻轻摇晃。
  他心里有气,大跨步走过来,伸出手砰一声砸在桌子上。
  方若华叹了声,睁眼略一侧身,正好接住震落的毛笔和书,冲这保安摇了摇头。
  “算了,不和死人计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