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云中文

番外 叛逆期

小说:药师 作者:弄雪天子 更新时间:2017-06-05 22:37

  秦卿经常会觉得愧疚,她不是一个好母亲,不是一个合格蠲家长,没有对儿女尽过责任,他甚至觉得,自己给儿女家庭的关爱,还没有给自己的医院,自己的学校,自己的学生和病人更多。// 78小说网 无弹窗 更新快//
  十几年来,沈家两口子始终对儿女几乎是采用放养的政策,孩子跟着保姆,跟着她爷爷奶奶祖爷爷的时间,比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多得多。
  所以,秦卿觉得,她绝对不会对自家两个孩子做诸般要求,也没想过让他们继承自己的衣钵,也做一个医生,更没觉得,自己和沈醉会要求他们某一天走父母的道路,进入羽林训练营,成为一个或者优秀,或者普通的军人……
  将来,无论孩子选择什么样的人生,她都会支持,只要是正道,哪怕他家两个小崽子打定主意要当二世祖,她也认了。
  没错,沈醉也是一样的想法,就直接跟两个孩子说了,只要他们不做杀人,放火,打架斗殴,贩毒之类违法乱纪的事儿,他们家的孩子就是自由的,想干什么,就能做什么,前提是,他们要学会对自己负责。
  虽然如此说,虽然是放养,但秦卿和沈醉从没有担心过。
  事实上,家里的两个孩子成长得都很好,尤其是长女甜甜,比智商高人一等的幼子,还要让人安心。甜甜一向不用人操心,绝对是个让家长省事省力的孩子。
  幼儿园时期哄得老师团团转,整个孩子王,比她大上三五岁的娃娃们也得叫她一声大姐头,聪明伶俐,活泼好动,凉了知道自己加衣服,热了知道自己减衣服,从来不为任何别人有她却没有的玩具零食哭闹捣乱。
  这孩子还很孝顺,父母…爷爷,奶奶,祖爷爷,干爹…干妈什么的,没有一个不照顾到,今天给爷爷打扇,明天给奶奶捏tuǐ揉肩,后天给干妈捧一杯自己亲手泡的香茗……不喜欢她,不说她好的人根本不在这个世界上。
  上了小学,这孩子也一样…智商高情商高,从小学一年级开始,考试必得满分,英文、俄文、日文都说得流利,友爱同学,尊敬师长,年年参加各种比赛,为学校捧回一堆奖状…老师校长见了她就笑得见牙不见眼。
  就在秦卿觉得,自己的女儿能一辈子让自己顺心如意的时候,自家孩子的叛逆期提前来临了。
  秦卿自己有过叛逆期…她最叛逆的一回,就是‘抛弃父母亲人,,离家出走,让刘峰捡到,加入羽林,从此改变了一生的命运!
  沈醉同样经历过叛逆期,他的叛逆,就是不肯和自家祖父学医,一心一意地进入羽林当了一个军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一辈子只拿枪不拿针………………
  两个人叛逆的结果…就算不是tǐng好,不那么让长辈们满意,秦卿的父母更是因此心绪复杂,愧疚难当,但也都不是很差的,至少…两个人都不觉得自己走错了道,自以为选择正确,他们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些不听话的行为举止,让长辈们头痛……
  可当他们家的闺女开始和父母做对,有了自己的想法,做出出人意料的举动的时候,两个人终于能够体会到自家长辈的满腹辛酸。
  某一天,那是个黄昏,沈醉作为三军联合演习蓝方指挥官上场,秦卿被硬拽去做了随队的军医。
  “砰,砰………………”远处,枪声交织,不时有炮弹轰鸣,整个山地的震dàng,让人在三里之外就能够感觉得到。
  秦卿坐在指挥车上,睡得天昏地暗,耳边的枪炮声就如催眠曲,只能让她的睡眠质量更好一点儿,沈醉压低了声音,对正收拾装备的何诃道:“都警醒点,装备检查好,要是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仔细你们的皮。”
  刘春现在是羽林一支队的队长,何诃做他的副手,两个人都干得不错,沈醉肩膀上也早挂上了少将军衔,不过,要想再升,恐怕不是很容易。
  “您就瞧好吧。”
  何诃笑眯眯地正了正防弹衣,其实,心里底气还是有点儿不足,这是联合演习的第三天,他们羽林以前身为蓝方,从来是完虐红方的,但这一次不一样,对面的红方是海陆空最精锐的部队集合,有一个狡猾如狐,又熟知各方情报的的指挥官苏俊峰,对方可以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现在双方的先头部队已经是试探xìng地交过火,谁也没占到大便宜………………
  沈醉也难得紧张起来,在此之前熬了好几宿,认认真真地把羽林那一帮总是天老大地老二,他们老三的家伙们操练了一番。
  这次跨军区,多军种的联合演习,总部首长非常重视,当时,作战前动员的时候,看台上绝对是将星云集,金光闪烁,许久不lù面的老前辈们都到了,年轻的军人们个个被自家首长削了好长时间,总之,中心思想就是只能赢不能输,输了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就在这时,不知道是哪个点儿射出连串的子弹,在天空上打转儿的直升机顿时冒起黄烟,报销了,沈醉脸上lù出几分笑意,刘春憨厚的脸上也挂了喜sè:“咱们小伙子不错,手头够准的………………”
  他话音未落,对面不远处的半山腰上忽然传出一声狼嚎—“好啊,有我无敌,有我无敌……………”声音尖利,又正赶上枪炮声停歇,战场上难得安静,这声响清清楚楚地钻到沈醉这一帮的耳朵里面。
  刘春吓了一跳,何诃一个jī灵,就抓起冲锋枪冲着对面来了一梭子,整个营地所有的红外线探测仪都亮了。
  秦卿猛然坐起身,一把拽住沈醉的胳膊,眨眨眼:“我怎么觉得这声音tǐng耳熟?”
  沈醉的脸sè也是一变,他也觉得耳熟—当爹妈的再不负责,自家闺女的声音也不至于认不出来,即使那声音高得像狼嚎,和平常不大一样。
  沈醉冷下脸,冲何诃使了个眼sè:“去看看,小心别曝lù了指挥中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